熱門連載都市言情小說 朕討論-708【漢家海外故土】推薦

朕
小說推薦
亚齐国,巨港城下游,穆西河入海口。
这里有一个港口城镇,周边居民,全是汉人和汉人混血后裔。一个土著都找不到,就算有土著,也早已学会说汉话,服装和风俗保持着明初的样子。
统治此地的最高官员,职务为藩泊长。
而且父死子继,或者父死女继,两百多年来一直姓施。
屋子里,有四个人。
施存章取出个樟木箱,他掏出一把钥匙,其他三人也各自掏出钥匙。
四把锁,全部打开。
施存章小心翼翼捧出铜印,铜印上的文字为“大明旧港宣慰使印”。铜印下方,是大明册封旧港宣慰使的诏书,以及大明吏部下发的宣慰使文书。
施存章捧着铜印说:“三百年来,施、陈、梁、丘四姓,在旧港繁衍生息。我们的地盘,应该是整个旧港,而不是这海边的小镇子。我施家的家主,应该是大明旧港宣慰使,而不是什么亚齐国的藩泊长。如今,旧港已经改名巨港,被那些土著窃据上百年。是时候该夺回来!”
陈三畏疑虑道:“大明已经没了,大同新朝会帮咱们吗?”
“肯定会!”丘芳说道,“去年,中国海战大败荷兰,最近又在攻打马六甲。如今这位皇帝陛下,定为雄才大略之辈。我们当效仿先祖,起兵夺旧港,向皇帝献土称臣!“
梁玉田说:“对,夺旧港,献士称臣!“
施存章问道:“陈家不愿起兵?“
陈三畏说:“若是不愿起兵,我今天来做什么?不过起兵之事,须得谨慎小心,最好先联系中国那位使者。”
丘芳说道:“天朝贵使,恐疑虑多多。不如一边起兵,一边联络,生米做成熟饭熟饭,白给他功绩他难道不要?”
陈三畏又说:“旧港那边,亚齐国城池很好攻打。但城外的荷兰城堡,却坚固得很。先打旧港城,还是先打荷兰城堡?”
梁玉田笑道:“我们又不是没去过旧港,城外的荷兰城堡,早就军心涣散了。要打就一起打,攻其不备,一举拿下!“
这里是苏门答腊岛的最东边,万丹国有一块地盘,其余全是亚齐国的国土。
亚齐国曾经疯狂扩张,但跟万丹国接壤之后,就再也扩张不动了。两国打了几仗,不分胜负,干脆休兵罢战,各自朝其他方向发展。
因此,旧港虽然算是边境城市,但息兵多年之后,这里的亚齐守军反而一直没打仗。不管是贵族还是士兵,都没有任何警惕性,突然袭击很容易把城市拿下。
城外有一个荷兰城堡。
荷兰与亚齐乃是盟国,有着亚齐军队保护,荷兰在那里驻兵很少。整个巨港,荷兰东印度公司只派了
3个文职、2个士兵,负责收购这里的士特产,通过穆西河运到海港,而海港却掌握在汉人手里。
汉人盘踞海港的历史,比亚齐国的历史都长,得追溯到满者伯夷国时代!
而在满者伯夷国之前,汉人甚至控制巨港城。当时还属于三佛齐称霸,满者伯夷国灭了三佛齐,又跑来攻打巨港城,汉人不敌,让出巨港,迁到海边居住,被封为藩泊长。
然后,淡目国灭了满者伯夷,淡目国又分裂灭亡,变成万丹国和马打蓝国。而巨港这边,被亚齐趁机占领。
也即是说,汉人统治此地的时候,
什么亚齐国、万丹国、马打蓝国、淡目国…通通都还没建立。
早在明初的时候,巨港就生活着数万汉人,基本都是元末乱世逃来!
数日之后,四大姓召集族人,其他小姓也被叫来。
高台之上。
施存章拿出铜印,拔剑高呼:“我乃中国旧港宣慰使,不是什么亚齐藩泊长!旧港就是旧港,不是劳什子巨港,那是番邦蛮夷改的名字。什么满者伯夷国,什么淡目国,还有现在的亚齐国,统统是外来的侵略者…“
“亚齐苏丹,暴虐凶残,盘剥无度!旧港城内外的汉人同胞,十多年前就被征重税,而且征的税越来越重!我们新港这边,每年需要缴纳的税额,同样也是越定越高。还有该死的荷兰人,十四年前,竟然想要夺走我们的新港!若非兄弟姐妹们拿起武器,这新港早就换主人了!
“据我所知,荷兰人一直在蛊惑苏丹,想要接手新港,想要奴役咱们。各位兄弟姊妹,你们愿被红毛鬼奴役吗?“
无数汉民愤怒大吼:“不愿意,不愿意!“
施存章继续说:“而今,中国皇帝陛下,已经派兵来了南洋。只要我们打下旧港,又有天兵相助,必可再做此地主人。我施存章在此立誓,只要我复为旧港宣慰使,无论新港旧港,只要是汉人,全部取消人头税!“
“万岁,万岁!”
汉民们开始狂欢起来。
汉人士绅贵族,为了争取利益而战。汉人底层平民,为了取消人头税而战。
一呼百应,众志成城!
事实上,先头部队早已出发。
施、陈、梁、丘四大姓,已经分批前往巨港城。他们运送食盐、鲜鱼、蔬菜等物,以做生意为借口,
陆陆续续进城潜伏起来。
“把人押上来,祭旗誓师!”
两个亚齐国派来的税务官,被捆着拖到台上。
数十年前,新港完全由汉人自治,只要给政府每年交足税额便可。
亚齐苏丹对此很不爽,派了两个税务官过来,协助管理港口和城镇。并根据对港口税收的估算,不断提高汉人藩泊长需要缴纳的税额,这几年甚至开始对汉人征收人头税。
“唔唔唔..“
两个亚齐国税务官,被按在高台上,嘴里塞着破布无法说话。
刷,刷!
两道刀光闪过,两颗人头落地。
“出征!“
人头被挂在竹竿上,走在队伍的最前方。
大量小型海船和内河船只,沿着穆西河逆流而上。这里的汉人实力很强,就连荷兰人收购的货物,都需要他们帮着从巨港(河港)运到新港(海港)。
九十里的距离,行军三天便至,且部队人数越来越多。
因为沿途都有汉人生息,就连巨港城内外,也有很多汉人工匠、苦力和商人。这里的汉人、汉人混血、汉化土著,数量至少在十万以上,甚至有可能达到二十万。毕竟汉人已经繁衍三百年,且曾完全统治这里几十年。
即便是汉化土著,也是向着汉人的。因为对他们而言,亚齐才是真正的外来者,并且亚齐苏丹还越来越残暴。
直到义军接近巨港城十里,巨港城内的亚齐官员,才收到汉人起兵的消息,慌慌忙忙组织军队守城。
荷兰城堡,最先遭受攻击!
这座城堡修在河心洲上,是义军前往巨港的必经之地。
城堡的负责人,是一个东印度公司的高级文职。他第一反应不是守城,而是派人出去谈判,毕竟才3
个文职、2个士兵,想要守住城堡太困难了。别说是上万汉人起义军,就算几干土著攻来,都有可能把城堡给攻破。
“杀了,攻城!“
施存章才不管什么两军交战、不斩来使,一刀砍了谈判使者的脑袋,下令部队划着小船从四面进攻。
“快清理炮管!
朕本紅妝 小說
城堡里的荷兰人乱做一团,自从荷兰与亚齐国结盟,这里已经十多年没打仗。火药受潮板结自不必说,就连火炮都长久没维护,炮管外面偶尔擦拭还算干净,可炮管里面已经生出铜绿。
“轰轰!”
第一轮炮击,只有两门火炮发射,其他火炮还在磨蹭荷兰士兵手里拿着发霉的火绳枪,看着外面密密麻麻的敌人,完全不知道自己该干啥。
如此情况,几十年前也发生过。
当时,西班牙和葡萄牙殖民者,联合驻守在特尔纳特岛的城堡里。结果两千多土著冲来,西葡联军完全不敢打仗,直接坐着海船弃岛开溜了。
“投降,我们投降!“
荷兰城堡的负责人,命令打开城堡大门,他们现在只求活命,生怕汉人多死几个,会激怒汉人把他们全砍了。
之前砍了个谈判的,现在还有2个文职、20个士兵。
一共二十个荷兰人,被押到施存章面前。
施存章狞笑道:“全部砍了,一个不留,接管城堡和货物!“
这些荷兰人也是倒霉,巨港城里的亚齐官员,至少还有人通风报信,远隔十里就收到义军杀来的消息。而河心洲城堡里的荷兰人,平时很少离开,义军杀到一里外他们才发现。
汉人起义军继续前进,巨港城已经守备森严。
亚齐国跟荷兰结盟之后,购买了许多火枪和火炮,这也是其可以疯狂扩张的原因之一。此时此刻,城内就有一千守军,其中二百人拥有火枪,城防火炮更是足足有八门。
施存章对此毫不担心,以前不敢起兵,是挡不住亚齐国的后续进攻。巨港一旦没了,亚齐苏丹必定派遣大军夺回,这里的汉人根本扛不下来。
但现在却不怕,他们可以联络中国军队!
妃 為 九 卿 小說
施存章指着前方的巨港城,激动大喊:“那座城池,是我们的祖宗建造的。我们的祖宗,曾是城市的主人,现在随我去夺回来!“
等不及夜晚里应外合,因为城里已经乱起来。
城里有很多汉人商贾,全都来自汉人四大姓。亚齐国的官员和士兵,害怕汉人商贾趁机捣乱,想要先下手为强,已经分兵攻打汉人的商铺和住宅。
最扯淡的,是那些亚齐士兵。城外义军就快杀来了,他们还在城里烧杀抢掠,目标无非是汉人手里的财富!
城里已经有数百义军潜伏,汉人商贾也早就联络好。
亚齐士兵的暴行,让城内义军的行动更加顺利,汉人平民被迫站到义军那边,否则他们连命都保不住。
“攻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