火熱都市异能 七海揚明笔趣-章四百五十七 情況相伴

七海揚明
小說推薦七海揚明七海扬明
现在帝国外交系统没有一个直接领导,导致有些许的混乱,这是事实,但却也只是白乐搪塞日本人的一个借口罢了。
实际上,对日关系在帝国外交战略中拥有很重的分量,而德川吉宗全面倒向帝国这件事,哪怕只是存在这种可能,都可以视为改变日本力量格局的大事,裕王必然非常重视。
因此,白乐不能直接归国,他要拖延一段时间,搞清楚德川吉宗真正的想法,而不是过早给予国内太多的希望,而最终收获的是失望。而想要直接与裕王讨论这等大事,必要的功课还是要做的,所以白乐准备以私访的名义,对日本进行一系列的调查,如果能出具一份对日调查报告,那白乐回到帝国,与裕王商议的时候,则更有底气一些。
两个月后,申京。
这是白乐第一次进入帝国决策的中枢,皇帝的御书房。
一场御前会议刚刚结束,参加完会议的内阁成员走出了御书房,而白乐才进入其中。
皇帝的御书房构造非常简洁,宽大的会议桌是给御前会议大臣们使用的,如果召开扩大版的御前会议,即国务会议,就要去专门的会议室里。
此时大臣们散去,御书房里还有四个人,两两对坐在会议桌上,有人看报,有人喝茶,有人吃着点心,还有人在假寐。
这是帝国真正的最高决策者,皇帝、裕王、诚王和副相裴元器,四个人年龄相仿,一起长大,现在都已经是帝国柱石了。
“你是哪位?”裴元器看到白乐进来,主动问道,在这四个人中,他对白乐最为陌生。
白乐连忙行礼,正要解释,却被裕王拦住了,裕王说:“元器,这是英王的大舅哥,自家人,现在是驻日全权大使,昨天刚回来的。”
“原来如此,难怪看着眼熟些。”裴元器熟络说道。
皇帝喝着茶,淡淡问道:“白乐,昨日回来,可去英王府了,见过你家妹妹没?”
“尚未去见,昨天船到港之后,先回了家,也不知王妃在家。”白乐小心应答。
“今天,或者明日,找个时间去拜访一下。”皇帝微笑说道:“多劝劝英王妃,也不是年轻时候了,她和英王到了这个年纪,孩子都好几个了,要收收心了。”
“是,
微臣见到王妃,自当转达皇上的意思。”白乐说道。
“蠢话,皇上的话还需要你转达吗,那是你自己的想法。”李君威敲打着白乐,白乐这才明白过来。
虽说嘴上训斥,但李君威还是指了指一旁的椅子,说道:“坐下说话吧,这里的人,既是你的上司,又是你的长辈。你一个人站着,倒是也不美。”
“谢殿下。”白乐道谢,坐在了椅子上,却也是屁股挨了一半,小心应对这,随时准备起来。
“你这报告写的不错。”诚王林君弘忽然说了一句,白乐立刻站了起来,却是把林君弘吓了一跳。
“你还是坐稳当些吧,日后待你卸任归国,少不了要在到这里来,难道日后都要这么端着么?”裴元器笑着说道,招呼侍从给大家伙换新茶。
皇帝的御书房,很早就不是皇帝的私人场所了,已经是帝国的决策之地,这些人的办公室。
林君弘待白乐坐稳当了,主动问:“你这报告里说,这次与德川幕府的合作迫在眉睫,说说你的判断。”
“是,殿下。”白乐本能的想要站起来,却被一旁的李君威直接按住了肩膀,他只得坐在那里,认真说道:“这几年,对日本影响最大的帝国战略,就是东方同盟的建立和深化合作,这个同盟,不仅在政治和军事上结成了同盟,同时在经济上合作也逐渐深化。
东方同盟是伟大的政治协作,必将在帝国历史上留下浓墨重彩的一笔,其影响之深远,绝非寻常人可想见……..。”
“让你说见解,不是让你唱赞歌的。”林君弘敲打了一下桌子。
白乐缩了缩脖子,心道传言之中果是没错,帝国皇族之中,就属诚王林君弘,最不苟言笑,威严远甚皇帝和裕王。
一帝两王是帝国主要的决策给出者,皇帝高高在上,但总是维持一种平和的状态,不以物喜不以己悲,喜怒不形于色,心事不让人知,与他接触比较少的大臣,都无法从皇帝那里看到是对自己满意,还是不满意。
而裕王说话做事最为随和,但也最为狡诈,作为臣子,根本不知道他哪一句话是真的,哪一句话是开玩笑,单独面对他,总是要多留几个心眼才行。
诚王君弘最具威严,是朝廷内外大臣所畏惧的,白乐今日算是身有体会了。
他刚才的话,倒也不是一味的唱赞歌,东方同盟是帝国主导的第一个全面合作的同盟,包含了中华文化圈的几乎所有国家,事实上,这个同盟确实具有历史意义,是帝国外交战略的基石。
更重要的是,东方同盟是皇帝、裕王和裕王府大公子三个人共同倡导的,一个马屁拍三个人,白乐平日里可找不到这样的好机会。纵然听说诚王不好招惹,他也选择冒险把这个马屁拍出来。
只不过,白乐现在后悔了,他原本以为,诚王再不可招惹,在皇帝面前也不敢放肆,现在看来,似乎皇帝习惯了诚王的姿态,并不以为意,反而将就于他。
如此,白乐不敢再说废话,直接说道:“这东方同盟经济体系是具有排他性的,同盟内部,一切资源、商品都可以互相供给,互惠互利。当初正是因为日本只提供商品给南洋,而却不进口南洋货物,因此被排除在体系之外。这给日本的经济,尤其是关税同盟经济体的经济造成了巨大的打击。”
这一点,帝国高层都是知道的,在帝国的全球战略中,英法两国是海洋上的最大竞争者,俄国、印度斯坦帝国是陆地上的两大威胁。但这指的是国家安全领域,而如果单独把经济领域择出来,那么日本西部大名联合起来的关税同盟经济体,则是帝国贸易的最大竞争者。
这些年,关税同盟经济体不断从帝国引进先进技术,已经形成了一套相对完善的工业体系,尤其在纺织业、造船业等方面,相对帝国具备一定的优势,而这也是南洋各国所需要的主要商品,正是帝国把日本排除在东方同盟体系之外,才为帝国稳固这一市场,提供了依托。
但日本,显然在东方同盟体系的建立和深化关系中受到了伤害。
要知道,帝国崛起已经数十年,早就过了发展最迅速的时间段,相反,日本的关税同盟经济体却凭借着自身的优势,进入了快速发展的阶段。东方同盟的建立,和帝国收紧与日本的贸易,对其这个勃勃生机的经济打击相当的大。
而商人的欲望是无穷的,在利润的驱使下,商人的勇气也是无穷的。
在东方同盟建立之后,日本只能拓展更远处的贸易,把贸易的手伸向了次大陆,欧洲和美洲的西班牙殖民地。
AI觉醒路
比如帝国用棉花这一原材料卡住日本棉纺织的脖子,而日本的贸易商人就从印度进口棉花。帝国控制日本丝织品进入帝国市场,加征倾销关税,日本就向同样喜好丝织品的美洲西班牙殖民地出售。
只不过,日本的远洋航行能力存在问题,运输成本居高不下的情况下,很多生意是做不了的,比如日本出产的钢铁,在次大陆的市场上,面对帝国南洋诸行省的钢铁,就完全没有竞争力。
墨十泗 小說
可以说,虽然日本用尽各种手段,为关税同盟经济体迸发出来的生产力过剩寻找市场,但在外没有殖民地的情况下,日本很难做到这一点。事实上,关税同盟经济体已经制定了殖民计划,还从日本天皇那里请到了旨意,不论出身如何,任何人资助的船只发现了新的领土,都可以作为日本天皇赐予的土地。
最近几年,日本兴起了一股探险热,大大小小的探险船,向着太平洋深处前进,企图探索人类未曾抵达的领域,为日本寻找一块富饶的殖民地。
然而,却完全没有结果,原因很简单,对日本来说,地球是未知,但是对于帝国来说,对欧洲航海的先驱来说,这个星球上的犄角旮旯几乎都去过了,无法抵达的只有冰封的北极和南极。
日本总是觉得浩瀚的太平洋中央应该有一块大陆,比美洲更为富饶,但事实却是没有。日本的探险家确实找到了几个岛屿,插了旗帜,宣布为日本所有,结果当他们公开宣布的时候,立刻就在帝国地图局出版的地图上找到那个岛屿,本着先到先得的原则,日本人只能无功而返。
按照白乐的说法,虽然东方同盟体系确实在一定程度上遏制了日本的发展,但却逼迫日本寻找一种内生动力。
也就是说,白乐已经发现,因为出口无门,日本的资本家已经开始寻求国内市场,而他们的眼睛已经看向了占据日本百分之五十五土地和百分之五十人口的德川幕府领地。
而或许,这才是德川吉宗为什么迫切的要与帝国全面合作的原因。并非只是其国内的一些动荡,让他认识到幕府的落后与衰败,更多的则是西部关税同盟经济体孕育出的,那些对市场和利润极度渴望的资本家们,已经把他和他的幕府当成一个肥肉。
“所以,你认为现在的德川幕府,已经处于非常危险的境地了,是吗?”林君弘问道。
白乐点头,说道:“是的,这是我这几年在日本,总结出来的。现在的日本已经是一锅沸腾的油,一个火星子可能就完全点燃。”
“那会是什么呢?”林君弘想了想,又问。
白乐叹息一声,微微摇头:“我不知道,这一点很难说。但我知道,肯定与民族主义有关。”
白乐说着,打开了报告中后面的几页,说道:“这是我委托日本一家的报纸做的调查,在九州几个大名领地做的调查。”
林君弘看了一遍,皱起眉头,接着,这数据被四个人传着看了一遍。
数据很像是,是民意调查的一种,而且数据规模很大,样本数量都在五百个以上,而且覆盖了男人、女人,各个年龄段和不同职业的人。
其中有一个数据很有意思,那就是从你是某地人和你是日本人之间做一个选择,百分之六十五的人选择,自己是日本人。
这是非常可怕的数字,因为调查的样本之中包含了许多乡下的农民,而这是日本人口的主要组成部分,即便如此,比例仍然达到了百分之六十五,也就是说,在九州岛上,就连农民都有一些有了民族意识。
白乐详细的介绍了日本国内的情况,在日本的主要港口,和教育程度比较高的城市里,都出现了比较普遍的排外现象,尤其是针对帝国华人的。白乐尤其举了一个例子,就是长崎,就在今年初,一个唐人屋敷被推平,建成了一座寺庙。
这是非常具有参考意义的事件, 要知道,在前帝国时代,长崎是中国人唯一能到的日本城市,有很多人居住在长崎,形成了唐人屋敷这类华人社区,在两次日本内战中,因为帝国介入,这些住宅唐人(在日本拥有房产的中国人)减少,但长崎依旧是华人聚集的土地,也是帝国资本投资比较多的土地。
而这一次,竟然有一个唐人社区被取缔,已经表现出一些端倪。
“你不会认为,日本那些人,胆敢把帝国当成靶子吧。”林君弘感觉有些不可思议。
白乐说:“我想不会的,但总归要有一个靶子的。”
“那么,我们帮助德川幕府越多,成为靶子的可能性就越大,不是吗?”裴元器说。
这个时候,李君威接话过去:“日本与帝国一衣带水,直面我们的首都,躲是不行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