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氣都市异能小說 穿書:重金求父,孩子他爸是大佬-第一百三十五章 那你還真是幸福推薦

穿書:重金求父,孩子他爸是大佬
小說推薦穿書:重金求父,孩子他爸是大佬穿书:重金求父,孩子他爸是大佬
两人的第一次见面火药味十足,虽然只有姜微微一个人这样认为。
而池菀菀之所以会回到这个地方,不过是想尽快恢复身体,在陆秦漠这里自己能得到最好的救助,只有身体好了,她才能去做想做的事。
池菀菀被带到那间房,里面的布置还是之前的样子,其实说没有触动是假的,但也是在这个地方,陆秦漠把池菀菀打进医院。
其实在医院这么久,池菀菀也想明白很多事,也想过要不要和陆秦漠继续,两人的甜蜜是真的,伤害也是真的,可真的要冰释前嫌,池菀菀做不到。
心里的疙瘩会一直在那。
姜微微看着池菀菀上楼,看见这里的佣人对她比自己更加热情,心里一股气不上不下。
饭也吃不进去了,坐在餐桌山生闷气,但就算这样也没人理她,甚至姜微微发现厨房还有人在忙活。
“你们在厨房忙什么?”姜微微吼了一声。
“漠总吩咐给池小姐准备营养汤。”
给她准备的?看来这个女人还有手段,居然把陆秦漠拿捏的死死的。
不过这个女人对于陆秦漠是特殊的存在,那陆秦漠为什么不娶她呢?带着这样的问题姜微微喊来一个佣人,让她老老实实交代。
关于池菀菀,女佣了解的不多,也知道这个人对陆秦漠的重要,所以在姜微微询问后,缄默不语,表示自己不知道,但姜微微不是傻子。
“你在这工作了多长时间?”
“六个月。”
“六个月时间也不短了,你觉得我会相信你的话?还是说让你开口必须要点手段?”姜微微不是善茬,说着,就取下手上的手镯强行塞在女佣怀里,“你觉得我现在大喊说你偷了我的东西,他们是相信你还是相信我?”
修仙吗?要命的那种!
女佣一愣,没想到她会用这个办法。
“姜小姐,这是你刚才塞给我的。”说着就要把手镯还给姜微微。
“不管过程,只要我说这是你偷拿的,他们是相信你还是我?”
“姜小姐,你不能这么做。”佣人傻了。
“只要你告诉我想知道的,这个镯子就是你的,这个买卖我相信你应该算的很清楚。”女佣还是很害怕,姜微微为稳定她的情绪安慰道:“你叫什么名字?”
女佣畏畏缩缩道:“我叫小文。”
“好,小文,只要你帮我,我可以让你在这里过得很好。”姜微微循循利诱,“而且我只想知道关于那个女人的事,又没有让你杀人放火,很轻松的。”
小文心动了,主要也是家里有个弟弟读书很需要钱,这个手镯一看就知道不是便宜货,如果拿出去抵卖的话一定会有一大笔钱。
“姜小姐想知道什么?”
小文的话让姜微微一喜,果然对于这种人,钱就是最好的东西。
“把你所知道的那个女人的消息一五一十告诉我。”
小文说了,姜微微从她的嘴里也知道了一些事情,没想到陆秦漠这么恐怖,居然把人连着打进医院。
“我问你,陆秦漠喜不喜欢那个女人?”
小文点头又摇头:“我不知道。”
的确,池菀菀是这里最特殊的存在,但说陆秦漠喜欢她又很勉强,毕竟谁喜欢人会把人打成重伤,不仅如此,如今还公布别的女人成为未婚妻。
“你觉得陆秦漠把她留在身边出于什么目的?”
小文还是摇头。
接下来的话小文都不敢随意揣测,姜微微知道自己问不出什么东西来,就让小文离开,不过离开前,提醒了一句:“拿了我的东西就是我的人,从今以后我就是你的主人。”
好感度刷满之后
小文捏紧手上的镯子点头,反正给谁办事都是办事,只要自己有钱拿,能够让家里的弟弟上学就行。
天羽魔方*天界篇
就这样,姜微微在这个地方有了第一个眼线。
不过刚才小文说的话却让姜微微这个女人很好奇,既然之前陆秦漠和她有过一段很甜蜜的时光,可后面两人莫名其妙吵架,再者被囚禁,他们发生了什么,这倒是让姜微微想听一听。
所以,姜微微敲响了姜微微的门,手上端着佣人给她准备的汤。
池菀菀打开门,看见姜微微,脸上是虚弱的笑容:“姜小姐。”
池菀菀坐在轮椅上,这倒让姜微微有种居高临下的感觉。
“我看你伤得很重,给你端了点汤。”说着,姜微微把汤放在桌上,明知故问道:“你身上的伤是怎么来的?”
屋顶的田螺男孩
池菀菀一愣,表情些许不自然:“没怎么,都是过去的事了。”
海洋被我承包了 錦瑟華年
“我看你的伤不像是自己摔得,是不是有人打你了?”姜微微就是故意的,在别人的伤口上撒盐。
“没什么。”
“你要是有什么难言之隐可以告诉我,我能帮你。”姜微微把之前用在姜妍身上的招数又用在池菀菀这里。
池菀菀看向姜微微,眼神真挚,心里有些奇怪,她是不知道自己和陆秦漠的纠葛吗?
“你知道我是谁吗?”池菀菀问道。
“你应该是秦漠的妹妹吧,要不然他不会让别的女人住进来的。”
池菀菀不知道姜微微做的那些事,更是对自己和陆秦漠的关系感到羞愧:“是,我是他妹妹。”
“你是他妹妹,那就是我的妹妹。”说着,姜微微热忱的拉着池菀菀的手,“你来了我也终于有个能说话的人,你不知道,自从我搬过来有多无聊,秦漠他工作忙,回家的时间少,上次叔叔阿姨过来的时候他都还在忙工作,把阿姨气的,非让他和我待一起好好说话。”
胡话信手拈来,而池菀菀也真信了。
她和陆秦漠在一起那么久,从未见过陆秦漠的父母,可姜微微不仅成为他唯一一个对外公布的未婚妻,现在还见过他的父母,这两点都让池菀菀难过心酸。
“你们是怎么认识的?”
“我们家世匹配,他懂得我都懂,我们能很好的交谈,精神层次在一个领域,甚至我还可以帮他,所以,在我们第一次见面的时候,他就给我表达了好感。”说着,姜微微一脸憧憬回忆,“你都不知道他见到我的时候,直接问我能跟他结婚吗?当时我也吓了一跳,我以为他在开玩笑,结果当天下午他就开发布会公布我们两个的关系,那个时候才知道他对我一见钟情。”
姜微微说这些话的时候一直在看池菀菀的反应,果然,眉头微皱,捂着心口,看样子难受极了。
“是吗,那你还真是幸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