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下生花的都市言情 魏晉乾飯人 愛下-第165章 鬥將鑒賞

魏晉乾飯人
小說推薦魏晉乾飯人魏晋干饭人
对方一点儿都没有绅士风度的举刀就砍过来,赵含章又不傻,坐着让他砍,一踢马肚子便往前蹦了两步躲开,对方在后追击,举刀要砍……
赵含章没有回头,听到破空声便往前一趴, 同时降低马速,秋武没想到女郎胆子这么大,这样的情况下还敢降低马速。
但她就是险而又险的避过去了,这一刀从她原先脖子的位置砍过去,几乎刀才过去她便直起身来,在他的马与她交错而过时剑直直的一刺, 对方一刀砍空,来不及撤刀回挡, 错身而过后,他低下头看了一眼自己的肚子,伸手一摸,摸到一手的血。
这一系列动作看着多,但不过是三四息的功法,大家眨两次眼的功夫他们就停手了。
看着似乎是刘武吃了亏。
刘武怒骂了一声,“奶奶个熊,纳命来!”
骂罢,举着刀又冲着赵含章来,赵含章刚才已经看过他的对招,猜出他要出的招式, 也不惧,与他对冲过去,她灵动, 出剑极快, 且躲闪也快, 刘武的力在她这里竟发挥不出来。
俩人在场中绕了好几圈, 你来我往的过了二十多招,刘武竟然都没碰到她, 两军都看得出来,赵含章还游刃有余。
不说匈奴军,就是晋军这边都很惊讶,章太守不由回头去看了一眼秋武和季平。
见他们稳稳坐在马上,便垂下眼眸思索起来,再看向赵含章时,章太守郑重了许多。
而就在他回神的这一刻,赵含章找到了空隙,终于引出他的破绽,剑直冲他的右肩刺去,剑尖才碰到他的右肩甲胄时,刘武脸色一变,身体后仰,同时急忙撤刀回防,就这一撤,门户大开,赵含章剑一翻,变刺为带, 剑尖向左狠狠的一划, 马上的人一下瞪圆了眼睛,身子僵住。
赵含章与他错身而过,勒停马看向他,刘武抬手捂住脖子,眼睛瞪大,红色的血液这才咕哝咕哝的从他指尖冒出来,他不可置信的看着赵含章,想要说什么,却什么都来不及说,眼睛圆睁的从马上落下,直接倒在了地上。
他被割喉了!
两军都没想到是这个发展,一时静默,片刻后,晋军这边爆发出冲天的呐喊声,鼓声重新擂动,而匈奴军这边沉默的盯着赵含章看,眼神恨不得撕碎了她。
赵含章却没退下,而是用剑指向刘景,“刘景,可敢上前与我一战吗?”
仙 尊 奶 爸
刘景目光沉沉的盯着赵含章,“你倒是胆大,既然想找死,那我就成全你。”
说罢,抽出大刀便朝赵含章冲去。
赵含章浅浅一笑,一踢马肚子便迎上去。
章太守有些焦急,觉得现在士气正好,完全可以发起冲锋,没必要再和匈奴军斗将,但见俩人已经迎上,他便只能按捺下来。
只希望赵含章不要输,或者不要输得太难看。
赵含章并没有输,甚至和刘景你来我往打得不亦乐乎,棋逢对手,武功相当,这样打才畅快,既不会像对敌刘武时赢得轻易,也不似对战石勒时应付艰难。
赵含章很喜欢这种感觉,越打越兴奋,出招也越发的快,刘景很快从攻转为守,不得不先出招挡住她的攻势。
不仅晋军这边看出赵含章占了上风,匈奴军那边也看出来了,于是刘景副将上前两步,准备随时去把刘景救回来。
终于,赵含章手中的剑快速的一挑,刘景手腕见血,手中的刀落地,她一剑刺去,刘景翻身下马躲过……
他一落马,副将立即带着人冲上去要把人救回来。
章太守等的就是这一刻,立即令人擂鼓发起进攻。
此时晋军士气大盛,鼓声一响,中军立即冲入战场。
匈奴军一看,立即也嗷嗷叫着往前冲去。
秋武和季平率先冲出,冲着赵含章便飞奔而去。
而赵含章此时眼里只有刘景,他一落马她便乘胜追击,一踢马肚子冲上前去要割了他的脑袋,刘景在地上灵活的一滚,脚一蹬便从边上他的马肚子下滑过,才一过身边快速的抓住马脖子,翻身就要上马……
赵含章回身便刺去,刘景上不了马,只能重新落下。
而此时,刘景副将也杀到,直接冲赵含章砍去,赵含章干脆刺了那马一剑。
马儿受惊,嘶鸣一声,用力甩掉挂在半空中的刘景,撒开蹄子就乱跑起来。
赵含章回身挡住刘景副将的刀,不过片刻她便人团团围住了。
林枫
赵含章一剑杀了一人,破开包围圈便往外跑,而此时,秋武和季平也带着人冲了上来,迎上刘景副将……
大军相碰,双方瞬间杀成一团。
赵含章跑出包围圈后便举目看去,很快便找到混到了匈奴军中的刘景。
他接过一员小兵的马,翻身上马后便振臂一呼,鼓舞士气。
赵含章将剑插回去,将马上挂着的弓箭取下来,瞄准他,将弓拉满后射出……
刘景正在指挥人冲锋,心头一紧,一回头便直面一支箭,他反应迅速的偏了一下头,箭矢擦着他的脸颊射过去,直中他身后一个护卫。
刘景和赵含章隔着混乱的战场对视上,这一刻,他心头有些发寒,意识到此人决不能留着,她活着,对他们匈奴将是一個大敌。
于是刘景拿过一把刀,重新朝着赵含章杀来。
赵含章也冲他杀去,不过他们之中相隔甚远,中间正在厮杀,他们便也一路杀过去。
秋武时刻记得要保护好女郎,待杀了刘景副将便打马回头找赵含章,见她正一路杀,一路往敌军深处去,连忙见到:“女郎,莫要孤军深入啊。”
赵含章回神,这才发现她慢慢杀到了最前面。
看到就相隔不远的刘景,俩人目光对上,瞬间觉得,管他呢,先杀了他再说。
透視神眼 朔爾
刘景将赵含章视为大敌,想要除之而后快,而赵含章也想杀了他,此人在历史记载中出了名的残暴,可以做出将万人推入黄河淹死的事。
此时既然有机会杀他,为何还要留着?
赵含章和刘景眼神一碰,便知道双方都想取对方的项上人头,于是达成共识,丢掉身边的人直冲对方而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