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不释手的都市小说 巫門相醫 線上看-第五十八章H大的詭異看書

巫門相醫
小說推薦巫門相醫巫门相医
方凡嘴角抽搐,“啥?瑜伽社?”
他这才反应过来,上套了,上了大套了啊!
我一个堂堂直男,你让我去练瑜伽?
“不去!”方凡当场拒绝。
林珊儿直接掏出手机,调出唐韵的电话号码,“我现在就告诉表姐,你要跟我钻小树林!”
“我尼玛……”
方凡一把抢过来。
无奈,他只好妥协。
“就这么定了,你新生报到结束后,直接来瑜伽社找我吧!”
林珊儿说完,蹦蹦跳跳的离开了。
陸秋 小說
方凡愁眉苦脸,“我这张嘴怎么这么贱!”
校内,新生接待处有专门的学长学姐。
他们早早地就收到消息,注意一个穿着中山装,带着圆形墨镜的同学。
“方凡同学是吧,教导处交代我们了,你眼睛不好,这些东西就交给我们吧。”
方凡刚出现,就被他们拦下来,热情的领了过去。
甚至,还有学姐体贴的递上矿泉水。
方凡有些受宠若惊,瞎了以来,这还是第一次遭受如此好的待遇。
“其实我自己来就可以了。”他笑着回答。
学长学姐却根本不给他这个机会,把基础信息填好之后,直接有专人领着他去了宿舍。
“方凡同学,前面有个小坑,你小心点。”
“方凡同学,那边是女生宿舍……”
一路上,学长都小心翼翼的提醒搀扶着。
他们的宿舍是501,四人间。
H大今年刚刚改革了宿舍机制,以前的宿舍分配,会优先考虑同系同班。
为了让大家有更好的学术交流,学校领导决定,打破固有思维。
新生入学,宿舍随机分配。
不光专业性打乱,甚至还有可能出现不同级的情况。
方凡的宿舍就是这样。
他们宿舍上一批主人,是已经毕业了的大四学长。
其中三人已经走上社会,成为了996的社畜。
但有一位学长例外,据说在临毕业前,犯下了重大违纪,毕业证和学位证都没拿到。
龍 印 戰神
这位学长无奈,只好留级重修一年。
所以,连宿舍也没换。
“同学们,这位是方凡同学,他的眼睛不太好,你们以后多多照顾他。”
学长把方凡领到宿舍后,交代了几句就离开了。
那位重大违纪的大四学长没在宿舍,里面只有两位新生。
方凡是最后到的。
“方同学,是你啊?”
熟悉的声音传来,居然是周涛。
方凡笑着走进来,“真巧啊,没想到咱俩分到了一个宿舍。”
周涛急忙上前,却发现他根本就没带行李。
方凡笑道:“我平时不住在宿舍,所以什么都没带。”
周涛腼腆的挠了挠头,方凡刚才把陈凯吓跑了,出手就是五万块钱。
一看就是家境不错,应该在H市有房子,所以不住在宿舍跟他们挤也很正常。
“你好,我叫石鹏。”
另外一个同学,块头很大。
身高足有一米九,一身的腱子肉,国字脸,嗓门很大,一看就是个爽朗的人。
“你好,方凡。”方凡主动伸出手。
经过交谈,周涛是宗教学,是一个非常冷门的专业。
石鹏看起来五大三粗的,结果却是古董鉴赏专业。
他看起来非常健谈,哈哈大笑,“我本来报的是H市公安大学,结果不知道被哪个领导的儿子给顶下去了,没办法,只能退而求其次。”
他家里就是做古董生意的,从小言传身教跟着父亲学过不少。
这次又报了这个专业,毕业后可以直接回家继承祖业。
石鹏好奇的问道:“方凡,你报的中医专业,为什么不去H市的医科大,怎么跑到这里来了?”
方凡苦笑,他也想知道为什么,都是唐韵给自己报的啊。
“医科大太死板了,哪有咱们学校这么有活力。”
他哈哈一笑,随便找了个理由搪塞过去。
石鹏性格爽朗,倒也没往多了想。
“两位哥哥,我听说咱们宿舍这位学长,是犯了重大违纪才留级的,你们知道是什么事吗?”
周涛小心翼翼的问道,他的胆子最小,也最腼腆,努力的想融进这个环境里。
方凡摇头,石鹏倒是若有所思的道:“这事我还真听说了,据说临毕业之前,因为他,死了三个同学。”
“当时这件事情闹得满城风雨,最后不知道为什么,又被学校硬生生给压了下去。”
“后来有警察来找他问情况,他什么也没说,可能是精神出了问题。”
方凡眉头一挑,死了三个人都能被压下去?
石鹏突然阴森一笑,小声道:“你们知道,死的那三个人,都是谁吗?”
極品收藏家
他特意看了一眼三人的床铺,发出一阵阵森冷的笑容。
周涛胆子小,被吓得一个冷颤,“该不会就是……”
“吱呀……”
就在这时,宿舍的门被人推开,大四的学长走了进来。
他身形枯瘦,戴着副黑框眼镜,头发乱糟糟的,胡子拉碴,不修边幅。
“学长好,我们是新来的学弟……”
周涛讪笑着打招呼。
对方看了他一眼,眼神阴冷,浑身上下都散发着一股阴森的气息。
没有任何的话,在自己床铺上拿了本书后,就又离开了。
“好可怕……”周涛咂舌。
方凡的眉头,皱了起来。
刚才这位学长进来的时候,他感受到了一股阴气缠绕。
在他周身,有黑色的雾气缭绕,不确定是巫气还是其他什么东西……
整个房间的温度,也因为他进来,下降了好几度。
“他果然有问题……”
石鹏突然凑过来,“死掉的那三人,就是宿舍里其他三名大四的学长!”
“啊!”周涛吓得惊呼一声,再次看向自己的床铺,却怎么也不敢坐下去了。
方凡忍不住问道:“不是说其他三人都是正常毕业的吗?”
石鹏嘿嘿一笑,“这件事是H大的禁忌,不允许被提起。你如果不知道这件事,学校当然不会主动告诉你。”
周涛实在受不了这种氛围,大叫着跑了出去。
“这小子,胆子怎么这么小!”石鹏哈哈大笑,直接把自己扔在了床上,百无禁忌。
方凡也出去,在校园里溜达了一圈,眉头越来越紧。
抬头望去,一大片黑色的阴霾笼罩在H大的上空,凝儿不散。
整个校园内阴气沉沉,像是在酝酿着极大的邪恶。
引来过往的学生教师们,除了大一新生,眉间都有一抹挥不去的黑气。
“好大的手笔。”方凡提起了兴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