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品玄幻小說 朕又突破了笔趣-第四百九十五章 修出祖龍【求訂求票】閲讀

朕又突破了
小說推薦朕又突破了朕又突破了
这女鬼长得很俊俏,虽脸色惨白,但眉梢眼角风情荡漾,体态轻盈。
嗯,女鬼的身体没什么重量,确实很轻盈,红裙飞扬, 裙下的身段婀娜,尤其是腰扭得格外卖力,摇曳生姿。
“此前不知人皇神威,多有冒犯,请人皇见谅。
吾现在愿为人皇所用,人皇想怎么用都可以。”
女鬼媚眼如丝, 想怎么用怎么用咬字清晰。
赵淮中伸手一抹,女鬼惨叫声中,身体崩溃成一缕阴气, 被镜子收了回去。
一个女鬼还想对朕兜售海鲜,好大的胆子。
那海鲜都死过一回了,想用过期海鲜冒充生鲜,找死。
赵淮中推动体内力量,将一股气息送入镜内,那镜子顿时一震,其内仿佛发生了爆炸。
“人皇别打了,吾知道错了。”
这次是那条镜子里的龙口吐人言。
赵淮中凝神注视,这龙也是一条烛龙。
而且和自家那个假烛龙不同,这是一条正经烛龙。
不过是一条烛龙的阴魂,它死后被收进孽台镜,和镜子的根基相连。
某种意义上,它才是这镜子真正的器魂。
之前的老妪只是一股恶力凝聚,充其量算是镜子的打手。
赵淮中凝视镜内的烛龙阴魂,每件先天器物, 似乎都有器魂, 比如炼妖壶的器魂是四条铜龙。
孽台镜的器魂是这条烛龙阴魂。
地书没有器魂,但有守护兽, 是九灵元圣,还有一条铁毛犬,被封存在书页里,和器灵是一样的性质。
唯独自家的九州母鼎好像没有器灵,从未见过。
赵淮中心里想着,掌心便出现一尊四足方鼎,鼎壁祭刻九州山河,无数生灵先民和神兽的图案。
这尊鼎秉持天地气机而成,天然神异,有无限的威能。
鼎内的混沌初始之气蒸腾散逸,大月戈,轩辕剑,九兽弓,厚地锤等器物在混沌里载浮载沉,起起落落。
赵淮中将随身兵器放在鼎内,以先天气息温养。
这是母鼎拥有的特殊作用。
母鼎母鼎,它内部蕴育出来的混沌初始之气,有蕴化万物,推动其进阶的作用。
赵淮中注视母鼎内满溢的初始之气,心忖母鼎的器灵是未蕴育出来, 根本没有,还是藏在这初始之气深处,没到出世的时机,需要继续祭炼才能出现?
赵淮中思索之际,孽台镜又出现了新变化。
镜面微微发光,有两件东西被其隔空召唤,由远处破空而来,是一卷竹简和一块黑色的石头。
正是之前在康伊之主身畔看见的那两件东西。
它们被孽台镜收回,说明康伊之主已经被白药打死了。
赵淮中拿过竹简翻了翻,里边记录的是大宝积魂经,西明最胜阴王经两部适合阴魂修行,人类修行后会变得人不人鬼不鬼的典籍。
这两部修行法决,出自孽台镜,以先天道力推演所得,确有独到之处。
赵淮中随手翻看,心忖后续可以给魂鬼,裴育他们修行试试效果。
那块黑色石头,是孽台镜不可分割的一部分。
所谓孽台-镜,石头就是镜中的孽台。
完整的孽台镜,镜中孽台有负责吸收邪恶,进行压制封存的作用。
孽台离开镜子,镜内的恶力才失去束缚,导致孽台镜为祸,成了邪恶的器物。
赵淮中看向孽台,就见其高达九尺,颜色深黑中透着一缕幽紫,气息慑人,看着非常压抑,感觉灵魂像是要被拖入其中。
孽台上祭刻着无数的咒文。
雷武 中下马笃
而咒文在不断变化,闪烁明灭,每一次呼吸的时间,咒文便重新转换一次,永不重复,繁复到了难以想象的程度。
赵淮中以造化之力推动孽台,将其缓缓压入孽台镜内,想尝试让孽台恢复力量,吸收镜中的恶力,使这件先天器物恢复应有的秩序。
但并没有成功。
那黑沉沉的孽台,吸收了他的力量,随即沉入无底深渊般的镜面内,消失了。
镜中的邪恶气息,因为孽台的进入,只是稍有减弱而已。
“看来需要祭炼这件器物,才能推动孽台发挥效果,让镜子恢复秩序。”赵淮中暗忖。
但他并不准备祭炼这件先天器物。
先天器物也不是越多越好,尤其走上造化境以后,开始触摸天地根本。
顾南辰的百变秘书
每件先天器物都蕴含天地规则,要是和自身的修行不合,祭炼了未必是好事。
比如说孽台镜若是谁祭炼了,很可能就要背负帮助孽台镜炼化消融阴魂恶力的责任。
这是一口很大的锅!
其先天灵气对修行固然助力极大,但负面作用也不会小。
现有的先天器物当中,以九州母鼎和赵淮中最契合,大家彼此都是第一次,相互交融,如鱼得水。
炼妖壶乃杀伐之器,其中的器灵为四条铜龙,和赵淮中也算契合。
地书是能够书写众生命数的人道圣器,和赵淮中的帝王命格不算契合,但也不冲突。
唯独这孽台镜,赵淮中觉得要是真有地藏菩萨这种存在,和他地狱不空誓不成佛的愿景,倒是颇为配合。
其他人要是祭炼这孽台镜,忧喜参半,得到先天灵器的同时,也要跟着背锅,需要负责炼化其镜子照显出来的恶力。
而且这件器物的正确使用姿势,离不开阴间。
它需要在阴间才能照显万千阴灵,判定善恶,显化出最大的威能。
所以赵淮中对祭炼这镜子兴趣不大。
而这镜子里暗藏的秘密,赵淮中已经基本看清。
镜子在漫长的岁月中,照映吸收的阴灵无可计数。
这些阴灵在镜子里已经衍生出一个阴灵国度,形成了一个镜中世界。
先天器物也有自己的修行,它们成长到极致,同样可以跳出三界。
这孽台镜,其实也是在尝试寻找自己的进化方式。
赵淮中遂催动炼妖壶和九州母鼎,合两件先天至宝的气息,将孽台镜封存了起来。
看看天色,已经下半夜了。
他起身往仙台石殿走去,准备去修行,顺便研究下祖龙之身的变化。
刚才显化祖龙之身,让赵淮中有了些特殊的发现。
————
某方虚空,妖墟。
初代妖皇一身暗绿王袍,衣袍上密布着一道道翎羽般的暗纹。
他返回妖墟后,金色的眼瞳开阖。
细看其眼瞳深处,竟有无数的符号,咒文在流转。
他在以无上道力推演妖族,人间,仙界的某些讯息。
妖墟主殿里,妖皇的下手位,还站着妖主幽荧,之前在罗丰山之战被太清圣母斩杀的计蒙,白虎两大妖神也赫然在列。
他们似乎是被再次复生了,看不出曾经被斩杀过的痕迹。
“那人间国主,一段时间不见,力量便飞速提升。”
妖皇眼中的无数符号消失,扫视左右:“吾有些后悔当初的决定,在人间时,应该不惜代价灭秦,而后再转入仙界。
那人皇,终究还是成了大患!”
长着龙头的计蒙暗吃了一惊,他追随妖皇已有漫长的岁月,还是头一次听妖皇说出后悔某个决定,可见赵淮中已经成长到让妖皇忌惮忧虑的程度!
資產暴增 小說
计蒙沉吟道:
“当时吾等推演,要想在人间灭秦,在秦拥有阴魂兵俑,秦皇掌两件先天至宝的情况下,吾族会付出惨重的代价。
不如先来仙界,开启远古遗留的布置,提升我族力量,从仙界吸取气机,待一段时间后再杀回人间,才是更好的选择。”
初代妖皇:“当时的决定是没错,但回头看,却未必正确。
吾怀疑那人皇身上,有某些我们不了解的秘密,超脱在我们的推演之外。
这次他突然取走孽台镜,我生出感应时已经失了先机,赶过去的路上,才发现人皇能显化祖龙之身。”
幽荧妖主闻言身躯明显震了震,心头骤然泛起惊涛骇浪般的悸动:“祖龙!万龙之始的祖龙?!
那是从我妖族诞生之初,就存在于传说中的东西,传说祖龙是天地混沌所生的起源生灵,但从未有谁见过祖龙在三界出现。
人皇能化身祖龙?
妖皇陛下如何确定那是祖龙的?!”
“一种感觉,那一刻他散发的威势……不会错的。”
妖皇思忖道:“我们的谋划必须加快,否则,覆灭天庭,占了仙界的时候,那秦皇不知会成长到什么地步!”
白虎妖神道:“人间总归灵气不足,地域不广,再是发展也有限。”
都市超品神医
初代妖皇道:“你错了,若任凭人皇成长,他破入造化终境怕是也不需要几十载,到时他很可能比全力催动帝王玉的天庭之主还可怕。
必须在此之前杀了人皇。
你等下去,立即开始推动计划,联系她,让她开始吧,先取天庭,不要再等了。”
————
宗庙石殿。
仙台之上。
赵淮中盘坐在少阳位,体内力量流转,周身被仙台上涌出的一股气机包裹。
随着他的呼吸吐纳,体外有混沌气机流淌鼓荡,宛如道胎。
这是赵淮中的混沌身达到大圆满后出现的变化,体内的每一個秘窍,都有道力混沌驻留,攻防能力,神通变化,皆有提升。
混沌身大圆满,亦被称为太古混沌身,意思是身躯强度,堪比太古时期的混沌生灵。
赵淮中意识里,正在以气机映合地脉神龙。
他发现了一个特殊的现象。
当其引动自身力量和地脉神龙的气息交融,并不足以化身祖龙。
然而当外挂显化出龙态,融入地脉神龙,而后再催动气息和赵淮中相融,才能顺利的调动一股仿佛来自三界外的力量入体,动用祖龙的威能。
尤其是在仙台之上修行,这种感觉格外明显。
赵淮中睁开眼:“能显化祖龙之力,虽然离不开我自身的力量和地脉神龙相合,但同时需要外挂加持,放大地脉神龙和我自身力量,才能成功调动祖龙之力。
原来外挂成长以后,最大的变化是能加持龙态,变身祖龙。
这次真是厉害了我的挂!”
赵淮中暗自嘀咕,又想到另一个可能。
祖龙的变化,是在仙台之上修行以后,才慢慢出现的。
这让赵淮中再次想到那个曾在西王母的传承里,还有初代天庭之主留下的古卷内看见,坐在仙台上的神秘身影。
他到底是什么来历,会不会也和祖龙有关?
赵淮中想了想,再次闭目修行,尝试化身祖龙。
很快,他背后的脊柱传出龙吟之声,一条朦朦胧胧的龙游曳而出。
Ps:更新后大概半小时内,会调整一遍错别字……求订求票,谢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