火熱連載都市小說 保護我方族長-第一百六十四章 守哲喜獲!半步真魔植看書

保護我方族長
小說推薦保護我方族長保护我方族长
……
见到器灵这反应,在场其余人都是一愣。
“怪物?”王守哲皱眉询问,“咱们研究所里竟然还有怪物?”
“当然有啊~”器灵阑珊一副理所当然的语气,“你见过哪个古代遗迹里,没有怪物盘踞的?后来者不得经过重重考验,才能获取丰厚的回报吗?”
最强医圣 小说
“……”
王守哲一阵无言以对。
你说的好有道理。
“可是,我隐约记得,咱们这个绿魔研究所,不是就只种植了一些灵植灵药,还有实验室培养的能量转换藤蔓吗?”绿薇小学姐反而有些纳闷,“这些都称不上是‘怪物’吧?难不成,是被从外界闯进来的怪物雀占鸠巢了?”
“启禀尊者大人。”器灵阑珊解释,“自从咱们研究所接到您的命令关闭后,就再也没有外人进入过研究基地深处。那只怪物,是在咱们研究所内部诞生的。”
“莫非……是我培养的那株异域魔藤成功进化了?”绿薇小学姐似是想起了什么,忽然一阵狂喜,“真的是踏破铁鞋无觅处,得来全部费工夫!哇哈哈哈~等等,我为啥这么高兴呢?”
绿薇小学姐笑着笑着神色一顿,忽的迷惑起来。
“那是因为,尊者大人您对那株异域魔藤曾抱有很大的希望。为了培植它,还特地耗费巨资建造了绿魔研究院。”器灵阑珊解释道,“虽然你的记忆损失了很多,但本能依旧会因此感到高兴。只不过,我不得不遗憾的告诉尊者大人,您的实验还是失败了。”
“呃……”绿薇小学姐一阵无语。
“在咱们研究院关闭之后,那株异域魔藤渐渐失去了控制,很多研究员都因它而丧生。后来它就四处吞噬各种灵药灵植,还有地底的仙灵脉和您大力移植而来的魔煞地脉。”器灵阑珊解释道,“幸好,您当初为了以防万一,专门在培植它的试验田周围布置了防御体系,这才限制住了它的生长。不过如今,咱们研究院内但凡能吞噬的东西也都早已经被它吞噬一空,吞无可吞了,它也因此而不得不进入休眠状态以降低消耗。”
休眠是所有种类异植的天赋能力,也是它们保存生机的一种手段。
“不过,它每隔一段时间都会苏醒一次,且只要一苏醒,就会疯狂撞击突破咱们研究院内部的防御体系,逃到外面广阔的天地中去。这么多年下来,咱们绿魔研究所的防御体系已经逐渐有些吃不消了。”
“咣当!咣当!”
说话间,研究所深处的异域魔藤还在疯狂冲击着防御体系。接待室的地面和墙壁颤抖得越来越厉害,就连各处灵木栋梁都“咔嚓咔嚓”地开始迸出裂纹。
“器灵阑珊,那只怪物到底有多厉害?”王守哲越听,眉头皱得就越紧,忍不住问道,“咱们研究所还能撑多久?”
“相当于十二阶……”器灵阑珊不紧不慢地说道,“撑不住了。”
十二阶?
在场众人的脸色都变了。
十二阶灵植,这可相当于是人类的凌虚境中后期了。在场三位凌虚境大佬联手,能不能打赢还是个未知数。
三皇子申屠景明却是抓住了另一个重点,脸色瞬间就是一紧:“‘撑不住’是什么意思?问你还能撑……”
他话才说了一半,就听得“轰隆”一声,会客室的墙面轰然炸裂。
四散飞溅的砖石之中,一根巨大的黑色藤蔓从墙后轰然而出,以无可匹敌之势朝着会客室内的众人狠狠砸了下来。
瞬时间,可怕的魔威宛如滔天巨浪席卷而出。
可怕的威势碾压之下,就连周围的空间都承受不住,寸寸崩裂。
没有人怀疑,真要被这藤蔓拍中,神通境以下绝无幸存之理!
众人的脸色瞬间就变了。
星辰陨落 小说
好在,现场到底还有卓老、青凰妖帝以及姬玥儿三位凌虚境强者。他们第一时间就反应过来,各自卷着人闪电般掠至空中,避开了那致命一击。
巨大的藤蔓一击落空,狠狠砸在会客室内,整个会客室顿时沦为了一片废墟。
空中,回过神来的众人往下一瞅,顿时齐齐倒吸了一口冷气。
果然是怪物。
只见地面之上,遗迹之中,黑色的藤蔓无边无际,几乎充斥了他们视野所及的每一寸空间。它们如狂蛇乱舞一般疯狂的扭曲着,涌动着,数丈粗的藤蔓须四处狂砸,研究院的建筑惨遭蹂躏。
最为可怕的是,它的神念混乱无序,充满了狂暴戾气,就像是一头毫无理智、凶焰滔天的魔物,根本无法沟通。
“小学姐,你看看你,都研究了些什么东西?异域魔植?不就是外星植物嘛”王守哲脸颊抽搐,“这玩意儿要是逃了出去,如果跑进城市里,那就是生灵涂炭,要是往深山老林里躲,那就是如鱼入海,越发不可收拾,继续发育下去,仙皇魔皇都不见得拿他有办法。”
王守哲一直觉得绿薇小学姐搞起研究来太过疯狂,有不少思想都相当危险,没想到她重生前比现在还夸张。
“我已经考虑到了这一点,所以才把研究所建在岛上嘛。”绿薇小学姐反而有些委屈,“何况我之前很厉害的,这种程度的家伙三两下就能收拾了。你不能因此怀疑我的研究能力。你不要钱的话,可以提其他条件,我都能答应你。”
居然还没放弃?!
王守哲头疼万分,却是更加坚定了自己的信念,坚持拒绝:“咱们还是先想办法收拾掉这只怪物吧。”
然而。
他的话音才刚落下。
那棵十二阶魔藤就开始先收拾大家了。
数根巨型藤蔓腾空而起,直接撕裂空间凌空飞袭而至。那粗壮无比的藤身上魔气弥漫,澎湃汹涌的可怕魔威充斥了整個天空,仿佛下一刻就要将他们全部砸死。
那架势,分明就是盯上他们了。
各凌虚大佬神色一凛,连忙带着人不断闪避。
“守……”青凰妖帝带着九阴魔使和珑烟老祖在空中不断腾挪躲闪,一双凤眸中难得透出一抹焦急,“【哲梅】,这棵魔藤怕是已经不仅仅是十二阶初期那么简单了,我们三位凌虚境即便联手都不一定能挡得住它,何况还要带着你们,根本不可能是它对手。”
“没错。这魔藤底蕴非凡,极难对付。”带着王守哲和绿薇的姬玥儿在三位凌虚境之中实力最弱,就更是束手束脚了,脸上的表情也最为凝重,“哲梅,你快想想办法。”
其实姬玥儿有些不敢全力以赴,就怕暴露出自己的功法和血脉,导致卓老和三皇子起疑,进而猜出她真正的身份,给王守哲带来麻烦。
卓老只带了申屠景明一个,倒是还算游刃有余。只是听到两女的话,他却不由得看了王守哲一眼,若有所思。
之前他就隐隐有所察觉,觉得这一群人好似是由这个王哲梅为首,如今就更确定了。
这让他相当意外。
凌虚境强者作为这个世界上仅次于真仙真魔境的强者,地位和话语权自不必说。
在如此紧要关头,两位凌虚境强者却不约而同地选择了让王哲梅拿主意,可想而知他在两人心中的地位。
这人,怕是远不像他表现出来的这么简单。
“卓老,麻烦您带着三皇子先行离开,往北面走。”这时,王守哲忽的朗声开口,“我和老祖宗一行,将它吸引着往南面走。”
“不行!”三皇子申屠景明率先激烈反对,“不能因为我的身份尊贵,就牺牲若冰和你!要死一起死,要生一起生。大不了,我拼着挨一顿骂把老家伙招出来,让他来收拾这魔藤。”
十分显然,三皇子身上也有魔皇令。
王守哲嘴角一抽。
这要真让他把魔皇召出来,万一让魔皇认出来他就是王富贵的老祖爷爷,一口气撒到他头上来怎么办?
当即,王守哲就向珑烟老祖使了个眼色。
像这种愣头青,也只有珑烟老祖能拿捏他了。
“申屠景明,我家哲梅让伱滚,你就赶紧滚!”珑烟老祖冷着脸怒斥道,“少在这里碍手碍脚,让我们施展不开手段。”
“若冰啊~”三皇子感动得一塌糊涂,眼泪汪汪地道,“我是万万没想到,原来你竟然如此关心我。为了我,竟然愿意自我牺牲。”
“从今往后,你生是我的。不,我生是你的人,死是你的鬼。”
说罢,三皇子申屠景明不仅没有打算离开,反而冲动地掏出了魔皇令,准备把魔皇摇过来了。
“卓老!”
王守哲和珑烟老祖一声齐喝。
“老朽明白了。”卓老了然于胸,当即一把裹挟住三皇子,抬手便撕裂了空间。
真仙遗迹正常情况下是能限制凌虚境撕裂空间的,但此刻绿魔研究所的防御体系早已被那棵十二阶魔藤拆了个七零八落,限制效果自然也就约等于无了。
卓老夹着三皇子申屠景明便穿过空间夹层,飞速向北方逃遁而去。
唯有三皇子申屠景明悲壮的嘶吼声从天空中远远传来:“若冰,我对不起你啊~姓卓的你放开我!我会回来的!”
卓老的遁速极快,不过眨眼间,便连这嘶吼声都彻底消失了。
少了三皇子在这儿碍手碍脚,王守哲总算可以安心指挥了,众人也能尽情发挥。
“姬前辈,青凰前辈,麻烦你们把这棵魔藤引出遗迹。外面有我们的援兵。”王守哲开口指挥,“老祖,九阴魔使,小学姐,你们都来我身边。”
说罢,他抬手一招,三面盾牌便浮现在他身周,熟练地组成了一个盾阵。
珑烟老祖见状,当即便和九阴魔使,还有绿薇小学姐一起进入了盾阵之中。
而姬玥儿和青凰妖帝也终于腾出手来,从容“勾引”起了那棵魔藤。
青凰妖帝本就十分擅长速度,而姬玥儿也暂且得了王守哲的【奶影披风】王宝力的加持,整体速度竟然比青凰妖帝还快上半筹。
而这株异域魔藤虽然十分强大,在阵地战时连两位凌虚境强者都不敢轻掠其锋,但移动速度方面却是它的软肋。
两人边打边勾,很顺利地就将它骗出了遗迹,并一路向南而去。
一般情况下,“引怪”自然不会这么容易。
但这头异域魔藤性情极为狂躁,而且意识十分混乱,几乎完全是受到了本能的驱使,一心一意想要吞噬王守哲一众人,哪怕沿途都是大海,它也丝毫不惧怕,半漂半浮着就向王守哲一众追去。
当然,这也和王守哲等人演技出色有关。
引怪嘛,最重要的是一个字“引”。
你得不断让异域魔藤感觉到猎物快不行了,只要再加一把劲就能将其捕获,然后美美地享用了。
这过程中,不能让异域魔藤的这股劲泄掉,不能让它感觉到没希望而撤退,这就需要用到各种计策了。
野兽太子太会撩
靠着“引”字诀,耗费了一阵日的功夫,几人慢吞吞地将异域魔藤引到了目标海域。
这里海势开阔,又飘荡着袅袅不绝的黑雾。
到了这里,王守哲一众人终于停了下来。
早已经失去耐心的异域魔藤见有机可乘,当即暴躁地狂扑上来,想要将众人全部吞噬。
然而,还没等它扑到王守哲等人面前,周围的黑雾之中,便传来了朝阳王苍老而有力的声音:“守哲,你这去一趟遗迹,倒是引来了好大的一只野怪。这魔藤等阶很高,可不好对付。”
“所以才需要大家一起联手收拾它。”
王守哲笑了笑,神色淡然。
在“引怪”的过程中,他和绿薇小学姐已经数次尝试和它沟通,却都只得到了狂暴的攻击作为回应。
唤醒理智失败,那就只能将它杀死当成材料了。
说话间,龙鲸王龙晶晶、元水老祖龙、姜震苍、以及帝休的一具分身都纷纷自黑雾中现出身形。
加上原本的青凰妖帝和姬玥儿,在场的凌虚境强者数量瞬间达到了六人之多。
一群凌虚境大佬各自占据了一个方位,开始对异域魔藤进行惨无人道的围观。
“好粗壮的魔藤,触须很多啊,这样子也太磕碜了~”
“我敢肯定,这不是咱们这方世界的品种。”
“这家伙,都相当于是凌虚境后期了吧?真难得,魔植想长到这么大可不容易。可惜了,遇到了咱们。”
几位凌虚境大佬都表现得兴趣盎然,脸上的表情也是丝毫不见紧张,反而是相当得轻松写意,活像是在出门踏青一般。
他们每一人的身上,都散发着属于凌虚境强者的可怕威压。
六道威压联结成片,顿时连空间都好似被他们彻底镇压住了。
一时间,天地间风止云歇,连空气都仿佛变得粘稠凝滞起来,让人几乎无法呼吸。
刚才还张狂无比的异域魔藤本能地感觉到了巨大的威胁,无数根粗壮无比的藤蔓齐齐僵滞在空中。
它傻眼了。
这么多厉害的家伙,这是要凉了啊~
“咳咳!诸位聊得差不多了啊~”王守哲咳嗽了一声,提醒诸位大佬,“早点将它收拾完,咱们这遗迹就算是打通了。”
随着一声令下。
杂牌凌虚大佬们终于停止了聊天,开始对异域魔藤进行惨无人道的围殴。一时间,战况激烈,魔藤的残骸不断四处飞舞。
而王守哲一众,则是为了安全起见远远退了开去,保持在一个安全距离上远远围观起来。
不过,即便隔了这么远,王守哲身边仍旧有三块盾牌萦绕他不断旋转飞舞,将他防护得密不透风。
“这这这……”神通宝盾柳安全看到这一幕,终于忍不住碎碎念了起来,“家主大人,就这完了?”
“那你想怎么样?”王守哲瞟了他一眼。
“自打我跟随家主大人以来,还没有正式挨过一击,没有展现过身为一件神通宝盾真正的作用。”柳安全语调纠结,也不知道是欣慰还是痛苦,“要不,您再靠前一点?让我怀念一下身为宝盾的防御生涯?一下,哪怕是挨一下也是好的。”
“这怎么行?”王守哲严词拒绝,“那株异域魔藤实力还是很强的,万一它垂死挣扎起来,还有什么大招怎么办?我身为一家之主,肩膀上的担子很重啊,我的生命,可不仅仅是属于我自己一个人的。”
“……”柳安全有种想要哭泣的感觉,“要不,你老就别上了。我自己飞过去抽冷子来个盾击啥的,也展现一下存在感。”
“安全!你的安全意识去哪了?”王守哲板着脸,严厉批评,“身为一面宝盾,最重要的是守护而不是进攻。你上去盾击,的确是爽了,过瘾了,可我少了你这一面盾,防御就有了缝隙。万一周围有敌人偷袭我,岂非是有安全隐患?”
“就是就是!”王坦克也奶声奶气地加入了批评队列,“耐不住寂寞的盾牌,不是一面好盾牌,这可是你当年教训我的话,你自己不记得了吗?主人,我建议把安全降格为第二序列,由我来担任主盾位置。”
“坦克你这小兔崽子,枉我呵护你教导你那么多年,关键时刻竟敢出卖我!”柳安全被气得不轻,“我这是耐不住寂寞吗?我这是试探一下家主大人飘不飘。结果显而易见,家主大人在我多年的谆谆教诲之下,安全意识果然牢不可破,没有死角。”
一老一少两面宝盾一边环绕着王守哲飞行,一边开始互相嘴炮抨击,一时间吵得是热火朝天,听得旁边的道器盾牌【撼天盾】情绪复杂难明。
原本他撼天盾身为燕国的镇国道器,地位尊崇无比,享受着举国的崇拜和呵护。不料,一朝被俘获后竟辗转落到了如今这王氏家主的手中。
極品透視 小說
原本他心中还在忐忑新主人到底是个什么样的角色。
却不曾想,竟是如此奇葩。
难道说,他堂堂撼天盾,这辈子居然要提前过上退休生涯了吗?
就在两面神通宝盾的吵吵闹闹中,另一边异域魔藤的围剿战也宣告结束了。
再强壮的雄狮也抵挡不住一群大佬的围攻。在惨无人道的围殴之下,它几次想要逃跑都没成功,最后直接被打成了无数节,在海面上飘飘荡荡。
元水青龙、龙鲸一族,以及王氏的铁甲舰队这一路上都已经习惯了收拾善后,见战斗结束,不用人吩咐就自觉开始了善后打捞工作。而一群活动完筋骨的大佬们,则又跑回船舱内打起了麻将。
王守哲这个副本总指挥也着实没啥事儿干,就干脆拉着珑烟老祖继续喝茶聊天,顺便和绿薇小学姐深层次沟通一下,看看她能不能想起一些神武皇朝时期的事情来。
赝品新娘
岂料,找回了部分记忆的绿薇小学姐,和没找回记忆的时候压根就没啥两样。
魔植尊者,说穿了,就是一个在神武皇朝时期两耳不闻窗外事,一心只知道搞研究的技术宅。绿薇回想起来的记忆除了猜想就是实验,要不然就是在和域外妖魔战斗。
技术宅的记忆就算再叠加,不过是变成一个更加厉害的技术宅而已。
唯一的区别大概就是,以前绿薇和王守哲絮絮叨叨生化技术的时候,他勉强还能听懂一些,现在却已经完全听不懂了。
时间一点点过去。
随着打捞,残破的魔藤躯壳已经装满了舰队的舱房。
这些可都是来自十二阶异植的顶尖材料,正常情况下就算把帝休前辈和悟道前辈薅秃了都弄不到这么多,可以让王氏研究院立好几个研究项目,好好高兴一阵子了。
这就是带着军队来打遗迹的好处,连收拾战利品都不需要自己动手。
“太爷爷。”
民兵团副团长王安信被从藏兵塔里放出来后,也加入了打捞队伍。
他拿着一大堆各色晶石,跑过来找王守哲询问:“这些都是在魔藤核心处找到的晶石,您研究一下看看都是什么用处?还有,这是魔藤的核心,您看看怎么处理?”
王守哲瞪了他一眼。
你这不是存心来磕碜我么?我又不是技术人员,能研究出什么名堂来?
“魔藤核心?”
绿薇小学姐倒是很感兴趣,一把将那枚仅拳头大小,呈椭圆状的魔植核心隔空摄来,眼神兴奋不已:“我还以为噬能魔藤实验彻底破产了,没想到还留下了种子。太好了,我可以重新再来一次实验了。”
还来?
王守哲现在一听到绿薇小学姐说“实验”两个字脑袋就嗡嗡生疼。
他急忙将魔藤核心一把抢了过来:“小学姐,你现在还是好好休息,培养植物什么的还是我来吧。”
绿薇小学姐想了想,勉强点头:“也好,你的文化水平虽然拉胯,但是血脉天赋比我更适合培养噬能魔藤。唉~我怎么就没有你这样的优质血脉呢?这血脉放在你身上,真是暴殄天物,就好比一朵鲜花插在了……”
“小学姐,这噬能魔藤究竟是什么东西?不说清楚,我可不敢培养。”王守哲额头青筋直跳,急忙阻止她继续耿直下去。
“这是我在异域探险时找到的魔藤。”绿薇小学姐解释,“它最大的特性就是喜欢吞噬能源,并且会将吞噬的能源转化成结晶体。它什么都吞噬,什么灵气、魔气、灵脉、还有各种生物能……我曾经取了些样,培养出一系列的藤蔓,其中最成功的就是嗜血藤蔓。”
“嗜血藤蔓?”王守哲登时想起了自己那条已经被边缘化的“爱宠”,“嗜血藤蔓好像是被神武皇朝承认的吧?那你又怎么会被通缉的?”
“是啊,我一开始就是为圣皇那老狗工作的,专门研究各种灵植。等等,我为啥要叫他老狗?”绿薇小学姐一脸疑惑不解,“是啊,真奇怪,我又怎么会被通缉了?我这么老老实实的技术宅也被通缉,肯定是圣皇那老家伙不对。”
王守哲嘴角一抽。
你能被圣皇通缉,肯定是干了什么惊天动地的大事。
罢了罢了~历史的断层实在太严重了,当年的很多事情都早已湮没在了历史长河之中,此时追究过去也无益,还是多花点精力,好好多和她相处相处,扭一扭她的三观吧。
“我要培养它,会不会有问题?”王守哲犹豫不决地看着魔藤核心。
“不会有问题。”绿薇小学姐信誓旦旦地保证,“这是半步真魔植,正常情况下可成长到十二阶巅峰,运气好还能突破至十三阶。它其实很有灵性的,可能是被关久了,意识出问题了。”
“如今它本体被毁,意识也彻底崩溃,就算重新种出来也跟婴儿一样记忆一片空白,怎么教育完全取决于你。”
最后一句话把王守哲打动了。
咱们家可是有优质族学的家族,培养一下三观还不简单?
只不过,王守哲的本命灵植位置已经被璃仙占据了,再契约也不可能。
那就当一棵普通灵植培养吧。
思虑间,王守哲将一点点生命本源能量灌输进了魔藤核心之中。
很快,拳头大小的魔藤核心就绽放出了道道绿色光晕。
不过片刻间,便有一棵墨绿色的小小藤蔓破开核心小心翼翼钻了出来,探头探脑地“观察”起了周围。
等察觉到王守哲掌心处源源不断涌出的生命本源能量,它登时像嗅到了绝世美味一般,嗖一下就窜了出去,死死缠在了王守哲修长的手指上。
就连藤蔓顶端的两片小叶子都死死贴在了王守哲手指上,不停地摩挲来摩挲去,一副馋得快流口水的样子。
此刻的它,脑门上仿佛写了几个大字:好吃!贴贴!
王守哲也感觉到一阵亲切,就好像是生命中又多了一个孩子。
这就是半步真魔植?
如此可爱的模样,完全无法将它和先前丑陋的模样联系起来。
“取个名吧。”王守哲冥思苦想了一阵,取名道,“就叫王宗藤吧,我先给他补补课,回去后就上族学。”
“咿呀咿呀。”有了名字的【王宗藤】开心地扭动身躯,在王守哲掌心里撒起娇来。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