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华玄幻小說 我就是超級警察 愛下-1845、他要和當年畢業照中的女孩結婚了【二合…推薦

我就是超級警察
小說推薦我就是超級警察我就是超级警察
叶文启瞥了眼顾晨,但没有说话,在这片花海的尽头,只有两位居民。
一个就是聋哑老太太,另一个就是自己的女儿叶娟娟。
而此时站在房屋门口的这名年轻女子,也正是自己的女儿叶娟娟。
每次叶文启和妻子来到这里,打着公益植树的名头看望女儿时,女儿叶娟娟都会像今天一样,站在门口,似乎在等待着什么?
而每次叶文启和妻子来到女儿叶娟娟面前,和她打着招呼,但叶娟娟却从不说话。
两夫妻也能理解,毕竟精神出现问题,加上陪伴女儿的只有这位孤独的聋哑老太太。
两人相处久了,长时间没有人说话,女儿不爱说话也正常。
刚开始,叶文启是这么想的,可一段时间后发现,女儿似乎也不再说话。
这可把叶文启夫妇给急坏了。
于是每次叶文启父母打着公益植树的名头,来南岭看望女儿叶娟娟时,都会想尽办法,跟女儿叶娟娟聊聊日常。
但不管叶文启夫妇如何跟女儿交流,女儿似乎都成了哑巴。
这让两夫妻几乎崩溃……
沿着花海中间的泥泞小路,叶文启带着顾晨几人,终于走到房屋门口。
泥泞小路的尽头,就是房屋院子面前篱笆的入口。
此时此刻,叶娟娟就跟往常一样,目光无神的看向前方。
可当看见叶文启身后,还跟着一对穿着警察制服的男女时,叶娟娟忽然眼睛一亮,身体也不由颤抖起来。
“娟娟。”叶文启走上前,扶住女儿的胳膊打起招呼。
然而叶娟娟却当着所有人的面,一把将胳膊甩开,似乎毫不给父亲面子。
然而此时此刻,所有人已经将叶娟娟围拢起来。
看着这个原本应该待在墓地里的人,如今就完好的站在跟前。
所有人面面相觑,似乎感觉有些不可思议。
也就在此时,之前一直走在后头的胡凡真,这才拨开卢薇薇和袁莎莎,从两人的身后走到跟前。
两名年龄相仿的女子,双目对视,上下打量着彼此。
虽然两人并未见过,但是从双方的眼神中,顾晨甚至能看出,似乎对于这种在网络上交往多年的挚友来说,一个眼神就可以代表全部。
“叶……叶娟娟?”胡凡真激动的说话结巴,也是追问着说:“你是叶娟娟对吧?我是江北市的胡凡真,你还记得吗?”
“你说过的,你说过回国之后,要邀请我来江南市旅游,你还记得吗?”
说道最后,胡凡真忽然哽咽起来,眼泪忍不住的从眼角流出。
吸了吸鼻子,胡凡真又道:“可是你爽约了呀,我刚答应你,接受你的邀约,可你却突然失踪了几年时间。”
“这期间,我没做完一件事情,都会分享给你,虽然都已经石沉大海,但那不重要。”
“你每年生日,我都会给你发送祝福,之前我们两个无话不谈,可忽然之间,你发出邀约之后就再也没有任何消息。”
“我甚至以为,你已经谈恋爱了,所以经历都在感情上面,心里还曾抱怨过,果然友谊在爱情面前一文不值。”
幽幽的叹息一声,胡凡真看着面前的好姐妹叶娟娟,此刻再也掩饰不住内心的悲伤,继续哽咽着说道:
“这几年来,我考上了大学,在你消失的那一年里,我几乎每个重要的时刻,都会将自己的一切分享给你。”
“之后的日子里,虽然你一直没有任何消息,但我依然没有放弃寻找你。”
“直到最近,我才通过你当地的网友,找寻到你的家庭住址,最后通过几位警察同志的帮忙,
才终于知道你的名字。”
双手搭在目光呆滞的叶娟娟肩膀,胡凡真带着沉重的口吻诉说道:“原来你叫叶娟娟,多好听的名字。”
“那是我第一次在电话里,通过警察同志知道你的真名,可就当我满心欢喜,认为失联几年的朋友失而复得时,噩耗却接踵而至。”
“警察同志告诉我,你几年前就已经去世,就在你跟我发出来江南市旅游邀约之后,当天晚上你就因为心脏问题而猝死。”
抬起左手,胡凡真用手背擦去眼角的泪珠,也是激动不已道:“那时候,我感觉自己费劲千辛万苦,得到的东西,忽然之间又消失不见。”
“那种从低谷冲上巅峰,再从巅峰跌落低谷的感觉,你知道吗?”
胡凡真那种撕心裂肺的心声坦露,让在场所有人为之动容。
顾晨也从来没有经历过这种事情。
两名从未见过面的网友,甚至都不曾透露过自己真实姓名的两个人,一直保持着深厚的友谊。
可就当两个人带着憧憬,准备在江南市面见时,叶娟娟的一句邀约,却又突然失踪了几年之久。
这让江北市的胡凡真突然就慌了。
她不知道自己做错了什么?事实上她也没有做错。
叶娟娟的突然失联,导致胡凡真的生活似乎也失去了什么?
胡凡真也曾各种猜想过,也曾自我怀疑过,假设过各种可能。
但最终胡凡真并没有放弃寻找叶娟娟的踪迹。
就这点来说,顾晨还是非常钦佩。
好在自己在执行另外一项任务时,误打误撞的帮上忙,这才让胡凡真几年的遗憾终于实现。
对于胡凡真来说,顾晨感觉她刚才说的并不对,胡凡真说自己从低谷冲上巅峰,是因为失联几年的好友终于又有了消息。
再从巅峰跌落低谷,是因为得知好友去世的消息。
可现在,经历了被绑架,再次见到活着的叶娟娟。
顾晨感觉,胡凡真又一次经历了从低谷再到巅峰。
这种起起伏伏的心理落差,几乎快让胡凡真崩溃。
而此时此刻,众人也发现,原本默不作声的叶娟娟,眼角忽然滑出两道勒痕。
双手开始夹住胡凡真的脸蛋,用自己的拇指擦拭胡凡真的泪水。
“胡……胡凡真?原来你叫胡凡真?”
原本大家还都以为此时的叶娟娟已经精神失常,甚至变成了哑巴。
可叶娟娟的这番感情波动,甚至能够念出胡凡真名字的同时,就连叶文启此刻也是目瞪口呆。
这几年,叶文启自知自己罪孽深重,认为女儿的精神失常和不会说话,都是自己坏事干尽的报应。
可今天,是叶文启几年来第一次听见女儿叶娟娟开口说话,眼泪瞬间就忍不住的滴落下来。
胡凡真上下打量着面前的叶娟娟,也是好奇不已道:“叶娟娟,没错,我是胡凡真,我就是你的好姐妹胡凡真,我带着……”
话说一半,胡凡真赶紧扭头看着顾晨几人,与叶娟娟解释说:“我带着警察来见你了,我今天终于知道,原来你跟我说的江北美食驴打滚。”
“还有你父母见到驴打滚的表情变化,还有你公墓里的秘密,这些我终于知道,你告诉我的这些暗语,其实就是想让我带着警察,破解这个迷局对吗?”
见叶娟娟微微点头,胡凡真顿时激动坏了,也是频频回头看向顾晨,内心激动不已道:
“我做到了,我没有辜负你对我的信任,哪怕是你失联几年时间,我也终于破解了这个谜题。”
想了想,叶娟娟顿时又改口道:“哦不,不是我破解了谜题,是顾警官,是顾晨,是顾晨帮我破解了谜题。”
胡凡真才想起这一切都得益于顾晨,于是赶紧将顾晨拉到身边,给叶娟娟介绍说:
“叶娟娟,给你介绍一下,这位就是江南市芙蓉分局刑侦队队长顾晨,是她帮助我破解了迷局。”
“要不是他,可能现在的我,就已经被埋在某个公墓里,要不是他,我也见不到你。”
顿了顿,此刻已经激动的不知所措的胡凡真,又赶紧爱向顾晨道:“顾警官,这就是叶娟娟,她活着,她真的还活着……”
胡凡真说道一半,也不知道是触景生情还是怎样?忽然间情绪没绷住,直接泪流满面的哭泣起来。
我不是西瓜 小说
“胡凡真。”叶娟娟抽出自己的纸巾,开始帮胡凡真擦去眼角的泪珠。
顾晨见此情况,也是顺势问道:“叶娟娟,其实你一直会说话对吗?”
叶娟娟看着顾晨,也是微微点头。
“你也并没有精神问题,对吗?”
叶娟娟犹豫几秒,依旧是微微点头。
这下可把一旁的叶文启弄崩溃了,整个人也是没好气的走到跟前,质问女儿叶娟娟道:
“娟娟,原来这几年你一直在装病?你可知道,你害得我跟你妈多伤心吗?我们都不知道该怎么办?”
“叶文启。”此时此刻,胡凡真并没有叫叶文启父亲的称号,而是直接称呼为“叶文启”,也是不由分说道:
“你坏事做尽,我根本就没有脸面面对你这样的父亲,我为什么要装病?我为什么不说话?因为我不知道我该如何面对一个刽子手。”
听到这里,叶文启似乎羞愧难当,也是缓缓的低下脑袋,似乎知道自己罪孽深重。
但叶娟娟却并没有结束的意思,也是质问叶文启道:“你口口声声说是为了我好,可你拿其他人的生命,去给自己赚取钱财,你知道我在美利坚的时候都看到了什么吗?你不知道。”
说道这里,叶娟娟的眼泪也是哗哗的落下。
卢薇薇将执法记录仪对准叶家父女二人,也是尽量当个旁观者,站在一旁默默的记录。
此刻已经是嫌犯身份的叶文启,没有过多的反驳,只是默默的低下脑袋,甚至都不敢眼神直视自己的女儿。
叶娟娟啊哽咽了一声,继续说道:“你把我送去美利坚,接受所谓的公益医疗救助,你口口声声的说为我好,可你知道他们对我做了什么吗?”
“她们拿我做违规的临床实验,我想反抗,可我斗不过他们。”
“他们说是给我治疗,可是服用他们的药剂之后,我几次差点疼得灵魂出窍,我甚至几次都能看见躺在冰冷病床上的自己。”
吸了吸鼻子,叶娟娟也是愤怒不已,指着叶文启质问说:“这就是你说的为我好?”
“我也不知道呀。”叶文启被女儿叶娟娟指着鼻头一阵质问,此刻心都快碎了。
他努力的抬起脑袋,也是悔恨不已道:“当时我们家的条件,你又不是不知道,为了你这个病,从小到大,我们一家把所有的积蓄都花个精光。”
“但即便如此,我都从来没有想过要放弃你,当听见有一个国际医疗公益基金,可以帮助病人去往美利坚接受治疗。”
“还能有寄宿家庭,还能就读公立学校,这种好事,我怎能错过?”
说道这里,叶文启也是擦去眼角的泪珠,不由感慨道:“你是不知道,就在把你送去国外的那段时间,我已经把该借的钱,跟所有亲戚都借了一遍,我跟你妈已经尽力了。”
“但是,我们也是走投无路,已经没有亲戚敢借钱给我们。”
“而摆在我跟你妈面前的也只有两条路,一条就是任由病痛慢慢折磨你,直到你痛苦的失去生命。”
“还有一条,就是成为特洛伊医疗救助公益基金的帮扶对象,接受他们的医疗帮扶。”
见父亲叶文启忏悔的眼神看向自己,叶娟娟心如刀绞,感觉内心被深深的伤害。
而站在面前的叶文启,也是不由吸了吸鼻子,继续解释着说道:
“当时即便我跟你妈有千万个不舍,但是没有办法,为了能让你有尊严的活下去,我们决定尝试一下,便答应了特洛伊医疗公益究竟的帮助邀请。”
“我只是想让你去美利坚,接受最好的医疗救助和学习,可没想到,特洛伊团队竟然将你作为违规临床实验的对象。”
“可是,可是娟娟,你要相信我,我跟你妈事先并不知情,可当我听说你在那边的遭遇后,我跟你妈也是第一时间联系了特洛伊医疗公益基金的负责人,跟他交涉。”
“他们这才答应,如果想要让你继续待在美利坚接受免费正规的科学治疗,那就得帮他们寻找另外两个志愿者作为代替。”
深呼一口重气,叶文启也是悲愤不已,自责说道:
“那时候我才知道,这些所谓的特洛伊公益基金,狗屁都不是,这一切都只是生意。”
“我原本也没抱太大希望,可现在他们给了我一条可以保住你性命,甚至还能帮助你治疗康复的选择。”
“我没有办法,我跟你妈都只是小人物,为了你的健康,我们可以倾尽所有,你就是我们的全部,我们就是想尽一切办法,也要让你有尊严的活下去。”
吸了吸鼻子,叶文启努力让自己平复下心情,这才缓缓说道:
“所以,从那时候开始,我发现,为了你,我可以放弃所有底线,包括别人的生死,这似乎都不是我要关心的问题。”
“我唯一在乎的,就是让你活下去。”
“可你最后却拿别人的生命当做儿戏。”叶娟娟此刻早已哭成泪人。
她知道,父亲叶文启着一切都是为了自己,可叶娟娟也是一个有良知的人。
这种帮助,给她承受着巨大的压力。
哽咽了两声,叶娟娟也是没好气道:“如果为了让我活下去,就拿其他人的生命当做儿戏,那这样的活着,我情愿不要。”
“可你口口声声为了我,在前两次招募过去的志愿者当中,他们就完全可以替代我,那时候,我就完全可以在美利坚接受免费科学的治疗。”
“可你看看你最后都做了些什么?为了谋取高额的介绍费用,你开始毫无底线的招募患者前往美利坚。”
“你口口声声说为了我,最后却成为金钱的奴隶,说到底,为了我,这都是一个借口,实际上你就是为了赚钱。”
最后这一句话,叶娟娟几乎是用咆哮的语气吼出来的。
叶文启在女儿叶娟娟面前,最后一丝伪善似乎也被无情的揭露。
叶文启表情呆滞,“噗通”一声,瞬间跪在了地上。
叶娟娟见状,也是被父亲的这一举动吓了一跳,她刚想上前扶起父亲,可良知又让自己停止了动作。
此刻的叶娟娟心如刀绞,她知道,跪在自己面前的,是为自己默默付出了几十年的父亲。
可叶娟娟同时也知道,跪在自己面前的,是一个间接刽子手,是成为那些恶魔帮凶的父亲。
亲情和良知瞬间让自己情绪崩溃。
叶娟娟摇摇脑袋,她并没有去扶起父亲,而是直接“噗通”一声,直接选择跪在地上。
“叶娟娟?”胡凡真见状,还想去搀扶一下,却被一旁的顾晨拉住。
顾晨走到叶文启跟前,也是不由分说道:“叶文启,你现在总知道,这些年你到底是在帮助你女儿,还是在害她?”
“我知道。”叶文启哽咽的点点头,也是自责的说道:
“起先我的想法并没有错,我只想帮助女儿,摆脱病痛的折磨。”
“可当知道特洛伊团队在美利坚的所作所为后,我选择了妥协,因为我知道,即便我女儿叶娟娟回来,我这个做父亲的也帮不了她。”
“所以为了赌一把,我才渐渐的加入他们,利用介绍其他志愿者的方式,来换取我女儿的治疗。”
吸了吸鼻子,叶文启也是悔恨不已,叹息着说道:
“可是后来,我发现这门生意实在是太好赚钱了,他们给的实在太多,我根本拒绝不了。”
“直到后来,我听说介绍过去的患者,都在美利坚那边,一个个死于意外事故。”
“我当时就清楚,说是意外事故,其实都是特洛伊团队在捣鬼。”
“他们一定是死于那些违规的临床实验,可我不敢说,因为我是帮凶,可开弓哪有回头箭?”
“我感觉自己已经回不去了,当我一次次的想要放弃时,他们就用厚厚的钞票,一次次的将我拉回来,我……我感觉自己已经走不出来。”
看了眼同样跪在自己面前的女儿叶娟娟,叶文启摇头叹息:“我对不起我女儿,也对不起那些因为我而殒命美利坚的那些患者,我更对不起那些死者的家属。”
“我罪有应得,我就是个垃圾,败类,我自己都看不起我自己……”
叶文启说道最后,已经难掩内心的悲伤,整个人将头埋在地上,似乎等待自己的,将是一条救赎之路。
……
……
几日后。
完成对叶文启的案件的调查整理,顾晨将文件放在桌上顿了顿。
此时此刻,放在桌上的手机突然响起。
顾晨拿起电话一瞧,来电竟然是江北市的胡凡真。
想着胡凡真将叶娟娟带到江北市散心,也不知道两人目前状况如何?
顾晨索性接通视频电话。
“顾晨,好久不见。”视频中,胡凡真对着顾晨挥手致意。
顾晨咧嘴一笑:“也就几天时间,对了,叶娟娟在你那里还好吗?”
“好的很,我把她当亲姐妹一样照顾呢,以前是她邀请我去江南市旅游,结果这次旅游一拖就是几年时间,还真是惊心动魄呢。”
“不过,作为北方妹子,我自然要邀请叶娟娟来我们江北市旅游啦,所以,这也算是回报吧。”
“那就好。”顾晨深呼一口重气。
黑化男主在线养兔
同意胡凡真带着叶娟娟去江北市,是大家的一致意见。
目前这种情况,叶娟娟待在江南市也是孤家寡人,父母和叔叔都被抓了,亲戚们恨不得退避三舍,躲还来不及,更别提收留。
所以,当胡凡真要求带着叶娟娟去往江北市疗伤时,大家在商议之后,还是勉强同意。
至少胡凡真会照顾叶娟娟。
想着目前叶娟娟和胡凡真待在一起,顾晨也是好奇问道:“那叶娟娟人呢?”
“顾晨,顾警官,你怎么心里只有叶娟娟啊?”胡凡真见顾晨询问叶娟娟情况,也是故意打趣的调侃。
顾晨刚想开口解释,胡凡真立马又摆手说道:“得,还怕我亏待叶娟娟不成,叶娟娟,赶紧过来呀,顾晨找你。”
话音落下,胡凡真直接离开手机镜头,从一侧将叶娟娟拉到身边。
叶娟娟看着视频中的顾晨,也是挥手打起招呼:“顾警官你好,如果开庭,我会回来作证的,我会大公无私,绝对不会有私心,这个请你一定放心……”
叶娟娟似乎还有些紧张的样子,开口便跟顾晨谈起关于开庭审讯方面的事宜。
顾晨咧嘴一笑,说道:“我相信你,但是你不用这么紧张,我只是想问问,你在那边过的好不好?还习惯吗?”
“习惯的。”这边顾晨话音刚落,叶娟娟便瞥了眼身边的胡凡真,说道:
“胡凡真对我挺好的,我们两个就像亲姐妹一样……”
“实际上难道我们不算亲姐妹吗?这么多年来,我可一直把你当亲姐妹啊!”还不等叶娟娟把话说完,胡凡真又忍不住插嘴说道。
两人相视一笑。
整个聊天过程中,都是欢声笑语,一片祥和。
顾晨也从叶娟娟的笑容中看到,叶娟娟似乎已经走出了这几年的阴霾,终于选择接受正常人的生活。
狐言亂雨 小說
顾晨替她高兴,也是与两人相互闲聊了一阵后,大家这才挂断电话。
一直听着顾晨在跟胡凡真、叶娟娟聊天的卢薇薇,见顾晨挂断电话,这才回头问道:“顾师弟,胡凡真和叶娟娟那边还好吧?”
“挺好的,两人就像一家人一样,可能上辈子就是一家人吧?”顾晨也是打趣着说。
“哦。”卢薇薇“哦”了一声,也是思考着说道:“她们倒是开心了,可是江南市电视台白小兰那边,还有江南日报江小米那边,我还不知道该如何回复。”
“毕竟,之前邀请她们去报道的人是我,可现在,这个报道,因为我们的案件调查,一压再压。”
“现在叶娟娟都已经去往江北市,我不知道,白小兰和江小米她们得多失望啊?”
“是啊。”听卢薇薇这么一说,顾晨这才恍然大悟:“我们这篇报道,让她们压了很久了。”
想了想,顾晨又道:“这样吧,关于后续的一些视频画面,她们不是没有在现场跟踪报道吗?”
“那就给她们提供一份,我们执法记录仪拍摄的画面,这样可以填补她们后续报道的空白。”
“明白,可是……”听闻顾晨的一番说辞,卢薇薇又道:“可是我不敢再给她们发信息了,这几天你是不知道,白小兰和江小米,不知道给我发了多少条消息?”
“都是问我,那篇报道到底能不能发?几时能发?”
“尤其是江小米,她都很久没有写出一篇阅读量在10万+的报道了,人家就等着这片报道大火一把,好给她们那个正处在更年期的灭绝师太主编交代呢。”
“还有白小兰,也是天天催天天催,感觉我现在都不敢看她的信息了,但凡看见她的对话框出现红点,我都不敢点开看。”
“谁让你卢薇薇好心办坏事呢?”听卢薇薇在跟顾晨抱怨,王警官不由调侃的笑笑:
卢薇薇摊开双手,也是颇为无奈道:“这能怪我吗?我也是想给她们提供一些好素材嘛,可谁知道会成这个样子?”
躺靠在座椅上,随后拿起一包开封的薯片,卢薇薇也是边吃薯片边吐槽:“不过,事情的解决还算不错,也算是善始善终吧。”
“但是要让我回复她们,我看还是算了吧,她们现在都还在生我气呢。”
瞥了眼身后的顾晨,卢薇薇也是无奈说道:“所以,顾师弟,还得劳烦你出马。”
“行吧。”顾晨也没啰嗦,直接拿起手机,拨通了电视台白小兰电话。
电话在响起一阵“听我说谢谢你,因为有你,温暖了四季”的手机铃声之后,电话被接通。
白小兰也是好奇问道:“顾晨,你怎么会想起给我打电话?是卢薇薇让你打给我的吧?”
“你怎么知道?”顾晨表示很震惊,自己明明什么都没说,可白小兰就已经知道缘由似的。
白小兰也是生无可恋道:“我一猜就是她让你打给我的,还不是我这几天催得太急,上次那篇报道,迟迟不然我们发表,我也是着急啊。”
“想着这么好的一篇报道,如果夭折了,那多可惜啊?所以我就每天催她,估计卢薇薇也被我催烦了,所以才让你打电话给我。”
“原来是这样啊?”看着卢薇薇一副呆萌的样子,顾晨也是咧嘴一笑:
“没错,是这样的,关于那篇报道,你们可以发表了。”
“真的假的?”听顾晨这么一说,电话那头的白小兰也是高兴坏了,当即追问顾晨道:
“顾晨,也就是说,你们这个案子已经结案了?”
“除了目前鹏城那边的警方,还在密切追捕在逃的朱志强外,其他基本上没什么,你们要报道也没关系。”
“可是……”白小兰犹豫了几秒,也是颇为惋惜道:“可是后续的情况,我们没有采访视频,就挺遗憾的。”
“我们可以把执法记录仪拍摄的画面给你们,作为采访的后续视频。”这边还不等白小兰把话说完,顾晨便给她提供了解决方案。
白小兰一听,当即兴奋不已:“真的假的?那如果是这样那就太好了,吴老师最近剪辑都感觉郁闷呢,就感觉总是缺点什么?”
“毕竟后续的采访我们没有跟上,吴老师多少都感觉有些遗憾。”
“可是如果有你们提供的执法记录仪拍摄画面,那我想报道的效果应该是相当不错。”
“那就这么说定了,随后我让卢师姐发给你们,哦对了,你顺便也跟江南日报的江小米说一下。”
“这个你放心,她那边我去说。”白小兰答应的也是相当爽快。
两人简单的寒暄几句,便双双挂断电话。
卢薇薇见状,赶紧凑过来问:“怎么样?”
“搞定。”顾晨的回答言简意赅。
“优秀。”卢薇薇赶紧将一包未开封的薯片放在顾晨的桌面上:“奖励你的。”
……
……
时间很快来到上午11点30分。
看着办公室里墙壁上的挂钟,还有半个钟头就将到达午饭时间。
许多人已经忙碌完手里的工作,也开始进入到摸鱼和半摸鱼状态。
此时顾晨放在桌上的手机又再次响起。
顾晨将手里的文件签字完成之后,移到一侧,直接拿起电话。
可一瞧电话却是一个陌生号码,不由愣了两秒,但还是选择划开接听键:
“喂你好,请问你是?”
“顾晨,猜猜我是谁?”
电话中,是一名年轻男子的声音。
似曾相识,但顾晨一时间也没有听出究竟是谁?
于是顾晨赶紧又道:“不好意思,我没听出你是谁?”
“害,我就知道你顾晨贵人多忘事,我给你个提醒吧,我们高中在同一所学校。”
“江南一中?”顾晨不由脱口而出。
“没错,高一我们是同班同学,高二和高三,我都在你隔壁班。”电话中的男子再次提醒。
顾晨愣了几秒……
回忆中,高一同班,高二和高三在隔壁班的同学还真不少。
那时候,大家都处在发育阶段,许多人的声音还处在变化当中,并随着成长,声线也在不断变化。
因此顾晨即便拥有大师级观察力和大师级记忆力,但是面对这种多年不曾联系的校友,自己的确很难判断对方究竟是哪一位?
想了想,顾晨还是淡笑着回道:“猜不出,你再给个提示。”
“记者团。”
“胡迦南?”
这边电话中的男子刚说出“记者团”三个字时,顾晨便条件反射的脱口而出。
此时此刻,电话那头传来一阵“嘿嘿”的笑声,胡迦南也是调侃的笑道:
“我说顾晨,你终于记起我是谁了?哥们都跟你断联好多年了,这不,还是母校一个老师那里,打听到你现在的情况。”
“要不是咱俩当初都在学校的记者团里,你估计都把我给忘记了吧?”
“怎么会呢?”一听是当初记者团里的胡迦南,顾晨也是打趣的笑笑:“我说呢,这声音听着有些熟悉,但又不太确定。”
“你现在的声音,好像跟以前有些不太一样。”
“那时候还处在变声的阶段,所以你听不出来也正常。”胡迦南似乎也并不介意。
顾晨想了想,赶紧又问:“对了,胡迦南,你突然打电话给我,是想找我叙旧呢?还是其他什么事情?”
毕竟多年不跟你联系的同学,突然之间主动联系你,很多人自然而然的会想到借钱。
但顾晨非常清楚,胡迦南可不是这样的人。
胡迦南家境殷实,父母都是做生意的,在江南市开着几家服装店。
顾晨甚至有一次值夜勤,都还经过胡迦南家里的店铺,那生意简直好到不行。
要说破产那倒不至于,估计叙旧的可能性会更高一些。
胡迦南也是干笑两声,侃侃而谈道:“当然是找你叙旧了,这周日,来渝北镇,我请你吃饭。”
“去你老家吃饭?”顾晨表示很好奇,忙问道:“请我吃饭,江南市随便一个饭馆都行,也用不着跑这么远吧?”
“这不一样。”见顾晨还不明白,胡迦南也是直截了当道:“这么跟你说吧,哥们要结婚了,这周日,在渝北镇老家摆酒席,希望兄弟能赏个脸,过来聚聚。”
“你要结婚了?”一听是喜事,顾晨也是祝贺着说道:“那恭喜你啊,如果是这样,那我周日肯定过来。”
顾晨知道自己周日调休,也正好遇见好兄弟结婚,感觉时间是正好,便爽快答应下来。
一听顾晨答应,胡迦南也是笑嘻嘻道:“有你这句话就行,地址我稍后发给你,这可是兄弟非常重要的日子,你顾晨可一定要过来赏脸。”
“那是肯定的。”顾晨也是淡淡一笑,忙问胡迦南:“对了,还不知道你老婆是谁呢?哪里人?我认不认识?”
“你?你当然认识。”胡迦南也是爽快回复。
“哦?”顾晨“哦”了一声,也是若有所思:“我认识的?你老婆难道是我们学校的?”
“嗯,那是必须的,我老婆是我初恋啊,我这人一向用情专一,那结婚必然是初恋不是吗?”胡迦南说。
顾晨闻言,也是欣喜着回道:“初恋啊?那挺好,现在能和初恋走到一起的屈指可数,你小子倒是用情专一……”
可话说一半,顾晨忽然又感觉哪里不对?顿时诶道:
“诶不是你等会儿,你的初恋?我记得……当初你可跟我说过,你们班上的英语老师,也就是那个刚从师范大学毕业的刘诗茵刘老师,长得就是一张初恋脸,是你喜欢的类型,难道说……”
想想感觉是不是自己想太多了?顾晨赶紧又自我否定道:“不不,可能是我搞错了。”
“顾晨。”见顾晨在这纠结,电话中的胡迦南也是调侃的笑笑:
“你要知道,能娶到自己心爱的女孩,那是每个生的梦想啊。”
“假如有一个男生告诉你,他要和当年毕业照中的女孩结婚了,你会想到什么呢?”
“同学的情谊?初恋的纯洁?”顾晨犹豫了几秒,又道:“还是……爱情的甜蜜?”
“哈哈。”电话中的胡迦南快被顾晨给逗笑了,也是不由分说道:
“顾晨,你可真逗,可如果我告诉你,这个男生娶的并不是他的同学, 而是他当年的老师,你又会想到什么呢?”
“不……不是。”顾晨一听,瞬间懵了。
好半天这才缓过神来,也是弱弱的问道:“胡迦南,话说,你老婆该不会真是当年教你英语的老师刘诗茵吧?”
话音刚落,顾晨就听见电话中的胡迦南传来一阵狂笑。
顾晨感觉自己都快被这家伙给搞糊涂了,也是没好气道:“我说胡迦南,你到底在搞什么?你老婆到底是谁呀?谁是你的初恋?你是不是在逗我玩?”
“哈哈,我说顾晨,你别激动啊,哥们并不是在逗你。”听闻顾晨的一番说辞,胡迦南也是强忍着憋笑,这才认真回道:
“我说顾晨,其实我们男生的青春梦,往往都是发生在读高中,或者上大学的时候。”
“哪个女同学好温柔,哪个女老师很漂亮等等,都是这样。”
“而且我以前不是告诉过你吗?我英语成绩好,就是因为英语老师长得好看啊。”
“上她的课,我总会特别认真的听讲,那时候我就曾经大胆的跟你们分享过,我说将来要是能娶到这位漂亮的女老师,那是多么幸福的一件事啊。”
“所……所以?你老婆真是英语老师刘诗茵?”顾晨感觉有些不可思议,甚至感觉这胡迦南的胆也忒肥了吧?